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黑天半夜背后在背后冷不丁的一声,饶是我胆大也被吓了一跳。

我回头看到远处一盏灯笼移动着,一个青衫的马脸老者走了过来。

我打量了一下,这老者脸色苍白,肯定是虚旺之气缠身,同为鬼魂他却要借助灯笼引魂,看来他命不久矣!

“老阿公,有什么事儿吗?”我看着马脸老者,再三确定他身上没有怨气才放心。

“青伢子,你难道没看出那不是鬼眼道嘛!也难怪,像你这样新死的人怎么可能知道呢!不过我还是告诉你吧!此乃是煞魂道,煞魂道里面有地火喷发,阴魂一旦被地火击中便会魂飞魄散……”

马脸老者捋着长须侃侃而谈,我当下愣住了,难道白素梅的判断也有误,白素梅是莫不是鬼和尚的奸细,专门要将我送入煞魂道吧!

“阿公,你怎么知道这是煞魂道而不是鬼眼道。我看你身上的鬼气很弱,难道你修炼了厉害的鬼道秘术?”我不置可否,实在是看不出这老头的来历。

“因为最近有个和尚用钱打点了小鬼,在幽冥浮层布置了很多这种煞魂道,无数的鬼魂都被抹杀了。”马王爷说着咳嗽了起来,身子剧烈颤抖着。

和尚?难不成那鬼和尚这么厉害,手都伸到阴间来了,看来他已经事先知道有人会阻止他炼魂。

马脸老者摇摇头说:“你叫我马王爷就行,我在幽冥界已经三十多年了,最近受到幽冥界的千年浩劫反噬,也是气息微弱,恐怕是难以渡过这次大灾!”

听到幽冥界有浩劫我心里一惊,难道真要发生什么大事!赶紧问马王爷:“你老所说的浩劫是什么,难不成这幽冥界要发生动乱?”

马王爷闻言皱了皱眉,叹息着说道:“其实关于浩劫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只听说每隔千年,幽冥界就会出现一道裂口,据说归墟中的虚位与爻数会发生变化,将会引起冥界震荡……”

归墟是什么?这两个字听起来无比的熟悉,我心里一阵疑惑。最近这个字眼很是频繁,黑八带我进入的那个坟地暗道,就有归墟秘境,孽火鬼道。

阿依莎古老法咒中也有归墟诀,一种奇妙的灵感指引着我,老是感觉自己一直在归墟中,对归墟非常熟悉,但似乎又距离归墟非常遥远。

马王爷捋着胡须一笑说:“归墟者,万流汇集之地,乃为大壑焉!无底无垠不知其几亿万里也,实惟无底深谷,其下无底,名曰归墟!”

马王爷咬文嚼字说了半天,大多数是废话,你直接说归墟就是无底洞不就行了嘛!

马王爷似乎看出了我的不耐烦,继续解释道:“归墟会生长,而且方向不定变幻无穷,里面酝酿的归墟之气也动荡,有鬼气,魔瘴,煞罡等之分。四方归墟,各有先古族人守护,一般人很难找到归墟……”

听他这么说,归墟就是天地之间大通道,是人间和天堂、地狱、魔国沟通的的秘境。

我没闲工夫管归墟是什么!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鬼眼道进入九幽冥地,然后找到九鬼轧尸局鬼眼才是大事!

“马王爷,我看您老红光面门,眉宇清幽,必定是四季花开五福临门之势,您能带我们进入鬼眼道吗?”我先恭维几句,不知道这老小子能不能吃这一套。毕竟这鬼地方人生地不熟,有人指引总是好事,万一又出什么岔子就不妙了!

马王爷诡异地笑着,打了和哈哈说:“你小子口倒是能说,嘴巴像抹了蜜似的,老夫喜欢!但是也不能白给你们带路,俗话说船家不打过河钱,过山还须买路财,何况是带你们进入幽冥界呢!”

我心里暗暗得意,幸亏备足了银子大洋票子,不然还真是寸步难行!

我刚伸手就往符袋里掏,马王爷一下按住我的手说:“慢,老夫并非贪财之辈,视那些东西如粪土草芥焉!”

他这么一说我就郁闷了,我暗骂那个天杀的老狗难道要害命不成!我有意识将手按在了符袋上,如果他图谋不轨我必定不会手软。

白素梅在我耳边悄悄说:“这老头好像是冥界的管事,你看他腰间挂着一个牌子!”

马王爷看到我和白素梅私语,老脸脸沉了下来,我看到他腰间的牌子上写着:“门官”!原来这老头看看门大爷。

“你就直说吧!怎么才能替我们带路,我时间很紧没工夫和你客套,行不行说句痛快话!”直觉告诉我现在已经是丑时,不抓紧可真就要前功尽弃了!

“好!爽利!我就喜欢你这样豪爽的人,实话告诉你吧!我在这命门四方守候十年了,就是在等有缘人。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你有些能耐,一定能帮上我的忙!”

马王爷唾沫横飞,小数点儿喷了我一脸,我赶紧退后几步说:“别打马虎眼了,有事说事!”

听到他等了十年我吃惊,不会是专门在等我吧!

马王爷接着说:“三十年前,我师兄宝空偷了尸门的秘术投到了鬼尸门,我秉承师傅遗志决计将其铲除,没想到被他坑了,魂魄也被下了尸鬼咒,永世不得翻身!我一直等待精通巫道的术人出现,能……”

原来马王爷被人下了咒,想要我帮助他解咒,然后给他画一道定军符让他进入鬼市!

“马王爷,这定军符倒是不难,我可以帮你完成心愿,但是解除鬼咒之事我是有心无力,实在是抱歉的很!”我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这个事也没必要隐瞒糊弄。

马王爷点点头说:“这样啊!那我还有一个折中的办法,就是押着你的三年后的运数,三年之后你的巫道定然是有一番成就,到时候再解咒也不迟……”

这马王爷果然是老江湖,心思缜密做起事来有条不紊。见无机可乘,我只好答应帮他画好定军符进入鬼市,然后签下阴状押下三年后的运数。

“赶快签下阴状,一会儿进入鬼道就画符助我进入鬼市,没时间耽搁了!”看着马王爷一脸紧张我就纳闷儿了,他急的哪门子事儿?

“马王爷,我看你很心急火燎的,莫非是怕有变动,难不成你对我不放心?”我直言不讳地问。

“哪能啊!宝空那小子最近很是猖狂,抓了我好几次了,若不是我老谋深算早被他戕害了!你们还不知道是谁安排的煞魂道吧!正是我那师兄鬼和尚宝空!”马王爷拿出了一张黑纸,上面闪动着绿光。

“你是说那和尚是你师兄?”听到马王爷的话我心惊肉跳,原来那鬼和尚宝空也是鬼尸门的,难不成耍猴人刀疤脸就是宝空的活养尸,宝空潜藏在李地主家,吩咐刀疤脸为他办事!

我前思后想把整个事情联系了起来,看来当年宝空和尚杀了耍猴的瞎子,试图将灰灰抓到然后役使。灰灰中途逃脱魔抓,宝空发现了我被阿爸收养,误以为灰灰也在罗寨,他杀了阿爸的妻女报复。

之后宝空又抓到了灰灰,然后让自己炼制的活养尸以耍猴的名义,带着灰灰掩人耳目……

“不错,他现在神魂精粹的很厉害,可以自由在冥界穿行,而且还收了不少小鬼喽喽,难缠的紧啊!”

马王爷说完咬破了十指在阴状上滴血为盟,我看了一下阴状准确无误,也用滴血之术签了字。

三年后的运数算是押给了马王爷,不管三年之后我巫道修炼的如何,都得进入幽冥界帮他解除鬼咒,签了字我感到几分后悔,觉得这个赌注有点儿大!

马王爷这老不死的看我签了阴状,乐得嘴都合不拢了,本来虚的要死一下精神抖擞,带着我们往鬼眼道走去。

四下灰蒙蒙的的一片,都是低矮的小土墙,穿过了一片灰色的水汽进入了黑木林。

黑木林全是光秃秃的黑木,就像遭了火灾的森林似的。

马王爷停在了一个巨大的黑石旁边,然后将灯笼挂在树上念着古怪的咒语,大喊一声:“开!”

我两眼一黑身子快速的飞着,身边的白素梅一脸惊恐,马王爷则是有些得意。就这样在暗灰色的通道里飘飞了一会儿,突然脚下一顿我看到停在了荒野之上。

荒野四下青光闪耀,远处是的山壁上飘着白幡,无数白影在空中飞着,看来这就是幽冥界了。

“这是我家,你先帮我画好定军符,一会儿我就帮你们进入鬼眼道!”听到马王爷的话我一愣,感情这不是冥界啊!幸亏没说出来,不然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白素梅四处看着,显得对这地方非常感兴趣!马王爷拿来了事先备好的朱砂鬼帛,我焚香净手之后念咒开始画符!

“好,非常好!”马王爷手里捧着定军符赞叹不已,说着出了黑木林,他拿出了令牌照着我的眉心一晃。

我大脑嗡的一下神魂颠荡,看到一个黑色的漩涡急速旋转着,刚要打量就被吸入了其中。接着就听见了白素梅的尖叫声。

黑色的雾气中盘旋着无数鬼鸟,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昆虫在鬼眼道里穿梭,不时有鬼魂嚎叫,听起来分外的瘆人。

鬼眼道的鬼纹墙壁上闪耀着青光,无数孔洞发出空音,看起来非常壮观恢宏!这才应该是鬼眼道嘛!我刚刚就应该想到,地府的设施怎么可能那么寒碜!

滋滋滋……

一阵锯齿摩擦金属的声音,明亮苍白的光圈迅速将我们吞噬,身子一晃完全进入了黑色地带。

“不对呀!这是什么地方!”马王爷嘀咕了一句。

“呔!尔等是何人,竟然私自闯入暗黑冥地,难道不要命了吗?”一个粗暴的声音喊了一嗓子,我的耳膜差好悬没被震破!

上一篇:第二十六章 点灯问鬼 下一篇:第二十八章 镜子河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