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阿爸,阿爸……”水根和山闹儿同时叫出了声,小船上两人衣服被撕成了碎片,满身血痕脸色发紫,好像中了什么歹毒的邪术。

“老蔫儿,老罗,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水根阿妈拉着胡老蔫,一边看看受伤的罗叔。

罗老歪的半个身子被捅成了马蜂窝,嘴里冒着血还能言语。胡老蔫是彻底挂了,半个脑袋被切去了,齐腰被挤压成了肉泥,脑浆子往外冒着。

“我……们遇到了尸鬼……”罗老歪说了半句,然后晕了过去,山闹儿摇晃着嘴里喊着阿爸,水根此刻也哭个不停。

“赶紧回去先抢救人,耽搁久了怕是命都没了!”我急忙让山闹儿和水根划船,将罗老歪和胡老蔫平放好。

水根阿妈哭的晕了过去,阿依莎让其靠在了船舷上,然后帮助我们划桨。

涛声依旧,哭声一波连着一波,水根和山闹儿哭了一路。

到了山闹儿家,山闹儿的母亲又是一阵哭泣,这个功夫哭声更是翻腾着,让人听了不是个滋味。

我号了一下脉,发现胡老蔫脉息已经非常微弱,罗老歪稍微好些,但是也非常危险。

没一会儿,胡老蔫清醒了,他嘴里模糊不清地说:“水……水根,我……我快不……不行了……,你和……你阿妈要好好……活着,你……你长大了,要照顾好你阿妈,知道……了吗?”

水根哭的稀里哗啦的,鼻涕眼泪左一把右一把:“阿爸,我不要你死……”

水根阿妈嘴里喊着:“老蔫儿,你不会出事儿的,你要好好活着,我们一家人好好的过日子!”

胡老蔫有气无力:“崔丽,我死了……无论你们找到找不到……杏花,都要离开……离开罗寨,离开湘西……,这里恐怕……以后不……太平……”

胡老蔫拉着崔丽的手滑落垂了下去,水根母子哭的更加厉害了。

山闹儿看到胡老蔫死了,一把抓着我的手说:“玉泉,赶紧救救我阿爸!”

我点点头让他放心,接着赶紧让山闹儿阿妈找了一些糯米粉,又找了两个瓦罐拔毒。

胡老蔫被切去了半个脑袋,外加失血过多已经没救了。罗老歪身上大多是抓痕,所幸失血不多,只不过中了严重的尸毒,只要用真火符拔除尸毒,就能解除危险。

我点燃黄符烧在瓦罐了等火焰变成了蓝色,倒扣在了他丹田下七寸的地方。如此反复十多次,拔出了半脸盆黑色的粘稠液体,散发着难闻的臭味。

拔毒之后用熬好的糯米粉敷在了伤口处,糯米粉全部变成了黑色,换了三遍之后,糯米粉上的黑色变淡了。

我知道拔毒差不多了,然后用干净布敷上药包扎了伤口,总算是救回了罗老歪的半条命。

胡老蔫虽然死了,但是中了严重的尸毒,如果不将他的七窍封住,恐怕不久便会发生尸变。为了以防万一,我用蕨麻汁液点了胡老蔫的七窍,然后用朱砂点了眉心,这样就不怕他闹腾了。

水根和他阿妈抬着胡老蔫的尸体往家里走去,山闹儿母子则守着罗老歪,一切陷入了悲伤的沉寂之中。

山灵儿和杏花还没找到,胡老蔫殁了、罗老歪重伤,事态越来越严重了。

我和阿依莎到了外面,将白素梅从灵符中放了出来,然后念了聚灵咒道:“七宿八荒,九幽聚灵,灵魂动魄,万灵现形,急急如律令!”

白素梅的鬼魂在空气中浮动着,逐渐显现出了身形。

我问阿依莎有什么办法能根据白素梅的亡魂,找到九鬼轧尸局的阵眼。

阿依莎说:“点灯问鬼,借尸还魂,镜花水月,九幽寻踪!”

我听的迷迷糊糊,急忙让她别打马虎眼,就直说怎么才能找到白素梅她们的尸体。

“你别急嘛!我这不是刚要说嘛!那九鬼轧尸局虽然神秘,但主要就是借助九星,九宫,九阴,九鬼的喜神和凶神的方位,利用尸门秘术将九具女尸摆在鬼眼的位置,用来炼魂附体!……”

根据阿依莎的说法,那么鬼和尚附体的对象,就是这两天失踪的山灵儿或者杏花,关键就是要找到鬼眼然后将其破掉。

阿依莎顿了顿继续说:“九星的方位很好找,只要按照天上九星方位点上九盏油灯九星。九宫则是按照九宫八卦方位放上九枚铜钱,在铜钱上滴上鸡血深埋。

九眼就是虚、命、字、官、井、动、灵、急九运之眼,用朱砂封印便能了结。

最难的就是九阴,要利用幽冥鬼道离魂幽冥。所谓的九幽寻踪,就是只有在九幽中才能准确找到九鬼轧尸局的命门,只要将命门打破,九鬼轧尸局自然就会不攻自破。”

听阿依莎说完我陷入了沉思,所谓的九幽寻踪,其实就是离魂过阴,用秘术将让魂魄暂时离体,然后找到幽冥鬼眼进入幽冥界。

人的寿命一般是固定的,但是离魂相当于一种间歇性死亡,如果不走运,很可能被黑白无常抓走。如果真那样,可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了。

但是为了山灵儿和杏花的安危,我哪能退却!

再说那鬼和尚不光杀了瞎父,还残害灰灰以及杀了阿爸的妻女,这就是与我可是有血仇。

有仇不报非君子,再说他现在又在害人,我作为一个巫医不光要悬壶济世,还要斩妖除邪,现在这个机会于情于理我都不能放过。

白素的魂魄非常微弱,我和她商量了一下,等一会儿离魂的时候,我会和她一起进入幽冥界。一方面是帮她渡过冥河到达地府,另一方面有一个真正的鬼魂在幽冥界容易通行。

“既然你俩都想好了,我也就不再多说了!不过傻蛋,到幽冥界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时辰,如果天明鸡叫一遍不能回来,那可就永远要留在那儿了!”阿依莎眼神中带着几分关切,我感到心里一暖,刚要说什么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你就放心主持法阵,只要你守着我的身体不被冤魂吞噬,凭我的能耐在幽冥界还不是来去自如,不用鸡鸣第一遍我准能回来!”我嘴上这么说,但心里一点儿底都没有,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离魂,对离魂的危险我非常忌惮。万一不成功,那可就是……

阿依莎愣了愣,在我胸口砸了一拳说:“装什么装,你那半斤八两我还不知道,嘻嘻,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听到阿依莎的话我心里一喜,不过看她这么挖苦,我更不能答应她了,梗着脖子硬着嘴说:“哎呦!大美女,你是天上的月亮,还在挂在天上得了,没有你看守身子我还不放心呐!咳……那个别趁机非礼我哦!”

被她挖苦了一番我也不能吃瘪,哪能让她白占便宜,只见阿依莎恼羞成怒对着我一阵拳脚。所谓大棒之下必有求饶,我败下阵来嘴里赶紧说:“小姑奶奶赶紧收手吧!再打就要残废了!”

我脚下一扭假装摔倒在地,阿依莎一愣赶紧来扶我,靠在她软绵绵的胸脯上说不出的舒服。

阿依莎搀着我的胳膊,大眼睛扑闪着问:“怎么样,你……没事吧!”

我闷哼一声说:“晕,头晕的厉害!还在胸口疼……嗷……”阿依莎何等聪明,当下就发现我是装的,在我脚上狠狠踩了一脚。我被一脚踩到钻心窝子疼,一下蹦起了两米高。

“嘻嘻,这下子不晕了吧!哼!让你再欺负我!”阿依莎噘着小嘴,小脸红扑扑的分外动人。

我赶紧赔礼道歉又是一番嬉闹,准备了油灯朱砂等物,按照九星九宫九眼的位置全部布置妥帖,然后摆了巫门九鱼回龙阵,准备离魂幽冥。

我坐在法阵中找感觉,连连祭出了五张离魂符也没起效,我感到一阵郁闷。

“怎么,还不行吗?”阿依莎焦急地看着我,现在时间已经过快过子时了,如果子时不能离魂,到丑时离魂就更难了。

我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脊背上能感觉到汗珠在滚动,内衣都湿透了。

阿依莎嘴角怪笑着,她手背在后面神神秘秘的,咯咯笑着说:“我想了一个好办法,让你瞬间就能离魂成功!”

听到有速成之法我急忙说:“赶紧的啊!还等什么等,你有好办法也不早些亮出来,白白废了我好几张灵符,还耽误工夫……哎呦……”

就在我责骂的时候,阿依莎突然发作,从身后抄出一根木棒对着我的脑瓜子就是一闷棍。

我感到天灵盖闷声乱响,大脑嗡的一下两眼一黑。

等意识到的时候,发现阿依莎看着我笑,而地上的灯阵里坐着的是我的身子,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离魂了。

阿依莎这小妖精真是太精灵了,大骂了三千遍,暗想我的头不会被打坏了吧!大脑不能留下什么后遗症之类的……

我越想越后怕,千万可别痴呆或者半身不遂,那样我宁可死了!

白素梅的鬼魂看到我后走了过来,我掐了一个法诀用事先过阴的灵符将她的魂魄封印,然后又将自己的生魂封住,这样进入幽冥界的时候,就能躲避其他冤魂恶鬼的攻击。

我扛着事先烧好的十个亿冥币,不敢丝毫大意。这可是通行幽冥界必须用品,如果不不打点一下那守门的小鬼,怎么能畅行无阻呢!

阿依莎盘膝而坐在法阵中守着闭目养神,我开始盘算。

卯时一般就会有鸡鸣,我知道时间不多了,带着白素梅往幽冥界走去。

虽然离魂了,但找不到鬼眼道就无法进入幽冥,这让我大为头疼。

白素梅是真正的亡魂,她对鬼眼似乎有一种天生的感应,飘悠了一阵子白素梅停了下来,看着地上一个旋转的黑色漩涡说:“这就是鬼眼了,我们下去吧!”

我点点头刚要往下跳,突然听到身后一个诡异的声音喊道:“慢着!”

上一篇:第二十五章 灯阵 下一篇:第二十七章 宝空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