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阿依莎揪着我的耳朵,一脸不悦地说:“傻蛋,看你一脸的淫笑,是不是对我心怀不轨……”

我心里大呼冤枉,嘴上也不闲着,争辩道:“我这么纯真的少年,心怀梦想志向远大,怎么可能会对少女有非分之想,再说了,我脸上有淫笑吗?”

阿依莎不依不饶地说:“哼!你还想狡辩,我看你分明就是对我图谋不轨!”

我心里暗暗叫苦,嘴上说:“我的个姑奶奶,我哪有那心思啊!天地可鉴,日月为证,我绝对是没有乱想,更没有淫笑!”说着赶紧给山闹儿挤眼睛,让他给我解围。

山闹儿这小子真是大脑缺根弦,他一愣一愣地说:“玉泉,你挤眼睛干啥子?”

这孙子真不懂假不懂?我歪嘴示意让他帮我解围,只见他说:“淫笑就淫笑,那有什么呐!”

我真是哭笑不得,被阿依莎又是一阵拳打脚踢,外加三十二路老弹腿,差点儿没趴下。心里更是恨透山闹儿这小子,让他解围他却火上浇油,等有功夫我得好好修理修理他。

天空流云漂移速度非常快,桨声在水道里回响,夜风吹的芦苇浪花般起伏。

黑塘子越靠近瓦桑河,水流的速度越快。再之又是顺流而下,也不是太费力。

当我们抵达瓦桑河渡口的时候,发现渡头一点火把闪耀着,逐渐靠近才发现是水根的母亲。

“玉泉,你们咋才过来?水根儿他阿爸和你罗叔以为你们几个下河了,船走了都好一阵儿了!”水根的母亲一脸焦急,她说着也上了乌艚,要和我们一起去找杏花。

我们几人执拗不过,只好答应了她!她让水根到家了取了衣服给阿依莎换上,一切准备就绪,我们几人解开缆绳往瓦桑河下游飘去。

瓦桑河是一条三百米多宽的淡水河,河床上密布着无数狭长的滩林小岛,河流拐弯非常多,不亚于九曲十八弯。

瓦桑河的涛声在白浪中翻腾,两岸的红柳林在涛声中摇曳着,在这种暗夜中看起来更加的诡异。

“阿婶,你也别太担心啦!杏花一定不会出事的,你就放心吧!”我安慰着水根的阿妈,水声敲击着船帮子,不时有几点水花溅到我的脸上,寒意缓缓从心头升起,这个夜不平静啊!

“唉!杏花这孩子从小就命苦,五岁那年发洪水,差点儿就丢了命……”她说着又哭了起来,阿依莎拉着她的手说:“阿婶,你也别哭了,我们这不是在找嘛!杏花……”

“阿妈,那边有灯火,是不是我阿爸他们!”水根的声音打断了低沉的气氛,我放慢了手中的船桨往远处的灯火极目望去。

灯火非常密集,大概有十多个火把的样子,四散在水面上看起来非常诡异,绝对不是在一条小船上。

“不对呀!你阿爸和你罗叔出船的时候用的是小木舟,只带了三四个火把,你看那边的火光起码有十来只火把,而且布在河面分散的很开,不可能是你阿爸!莫非是土匪夜行船?”水根阿妈有些害怕。

我看了一下那些火把文丝未动,而且火光也不闪耀,看起来就像是凝固的似的。山闹儿也发现了不对,哇啦哇啦地说:“有鬼哇!你们看那火焰怎么变成了青色,是不是阴鬼冥船呐!”

随着乌艚不断向那火光靠近,我们发现青幽幽的火焰下面,站着一个个木桩似的东西,火把是插在那东西上的。水里没有一只船,那东西好像是被固定在一块小木板上,然后随水漂流。

由于水波的荡漾,火把底座逐渐被推到了岸边的漩涡湾子里,一直在河湾里盘旋。

“阿妈,那边那个黑木桩的衣服咋和我阿爸的一样!”水根看着火把下的那东西,好奇的问道。

我仔细一看还真是,难道胡老蔫他们已经遇害,被人点了尸灯……

“这哇!那边那个和我阿爸的衣服也一模一样,好像是我阿爸!”山闹儿也叫了起来,我的心咚咚咚乱跳,就这么一会儿工夫,罗叔和胡老蔫已经被害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到底是谁干的,还有其他的那些尸灯……

水根阿妈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接着说:“原来是这样,那些青焰灯是你阿爸和你罗叔制作的玄门灯,就是要利用这些灯将那邪物引出了,我们赶紧把船泊到湾子里,你阿爸他们一定就藏在岸边的红柳林中。”

听到她这么说我松了一口气,这罗老歪跟着我阿爸学了不少东西,我记得巫道中的确有一种青灯阵,不过对鬼物的威慑力并不大,还不如灵符管用呢!不过这种灯阵,可以吸引鬼物出来,然后将其斩杀!

湾子里漩涡很多,涡流速度非常快,我们用力划到了岸边将船固定住,然后到周围寻找罗叔他们。

一丛丛的红柳非常密集,如果藏两个人要找出来谈何容易?

我打了一口鹧鸪哨,试图用这种简单的暗示提醒他们,但是接连打了半天口哨,也没见一声回复。

“你们看,这里有两条猎枪,还有水壶也其他东西!这个布袋好像是我阿爸的,啊……”随着水根的一声尖叫,我们众人被吸引了过去,看到地上扔着猎枪水壶,看起来非常的凌乱。周围的草被压倒了一片,看来刚刚在这里发生过搏斗。

看到红柳丛中沾满血的内衣时,我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好,罗叔和水根阿爸已经遇害了,我们赶紧回到船上去,这里有鬼!”我说着催促水根等人快走,我和阿依莎断后。

草丛里沙沙沙响个不停,紧接着几只绿油油的眼睛冒了出来,竟然是鬼尸门的青毛尸。

我和阿依莎同时快速往后退去,那青毛尸跳跃的速度非常快,没几下就追了出来,堵住了我们的去路。

阿依莎腰间的蛇鞭唰的一下飞出,将青毛尸面门一下子打瘪了,青毛尸嗬嗬叫着,一把抓住了鞭梢将阿依莎拉了过去。

我急忙一个扫腿攻击青毛尸的下三路,一下撞到了青毛尸的膝盖。真他娘的比钢铁还坚硬,我的小腿好悬没断了。

青毛尸毫发无损放开了阿依莎,长满青毛的双臂向着我的腹部抓来。我急忙双手撑地倒退,一个翻身扭腰蹿到了青毛尸身后。

就在我大呼侥幸的时候,发现青毛尸的后脑勺上也长着一双眼睛,一双钢钳般的手指抓住了我的双臂,獠牙照着我的脖子咬来。

这只青毛尸竟然是双面四臂尸鬼,可以前后同时攻击,行动几乎不受限制。

腐臭气味向着我的面门扑来,我急忙缩头矮身赶紧躲避,头是躲过了,可是头发却没有躲过去,一下子被啃到了,脑瓜子针扎似的剧痛。

阿依莎捏出一张黄符拍到了青毛尸的额头,但这青毛尸异常强悍,封住了一面尸气,却被背后的那面鬼手嚓啦一抓将黄符撕得粉碎。

趁着青毛尸迟缓的片刻,我双臂运力气聚丹田全力用双肘之力挣脱了钳制,对着青毛尸的腰间一个飞膝撞击。青毛尸没事我的膝盖骨差点儿碎裂,赶紧往后跳了一步防止被反扑。

山闹儿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双手举着一个斗大的石头,照着青毛尸的胸口砸去。青毛尸没有发觉山闹儿,被巨石正中腹腔。

阿依莎的蛇鞭唰的缠住了青毛尸的脖子,然后用力一拉青毛尸被掀翻在地。

我和山闹儿两人一拥而上,手忙脚乱用腰刀在僵尸身上乱扎,一时间黑水乱飞将其捅成了马蜂窝。

“别打了,赶紧走吧!说不定一会儿还有更多的青毛尸!”阿依莎收了蛇鞭,我和山闹儿也不敢耽搁,三人往河边跑去。

一到河边三人傻眼了,乌艚船那里去了,难道水根母子等不及自个走了。

“玉泉,我们在这边!”一个低沉的声音从湾子的芦苇丛后面钻出了,正是水根和他阿妈。

我们三人赶紧上了乌艚,船刚离开水边,看到远处密密麻麻的绿光闪动着。青毛尸的数量着实不少,我心里捏了一把汗。

灯阵已经熄灭,月光下的瓦桑河一片朦胧。

“那边有船!”阿依莎站在船头看着,波光闪耀的水面上,一个小船向着我们驶来。

上一篇:第二十四章 遮月 下一篇:第二十六章 点灯问鬼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