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我们回到了乌艚上,鬼女孩儿魂魄被阿依莎用蛇鞭缠着,她眼睛里冒着绿光,吓得山闹儿和水根两人躲在船舱里发抖。

“说吧!你是谁,为什么会被水葬在这里,还有那秘密是什么?”我坐在了船舷上,手里握着腰刀,另一手按在双筒猎枪上。

阿依莎手中的蛇鞭一抖勒紧了几分,娇嗔道:“赶紧说,不然我将你的魂魄打散!”

鬼女孩儿不敢再耍心眼儿,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我们。

鬼女孩儿叫白素梅,是大沟寨的人。

一月前,她们寨子里来了一个人,那人给了她父母五十个现大洋,说把她买去当儿媳妇。

白素梅就这样被怪人买走,跟着怪人到了一间破庙里。当怪人取下头上的斗笠时,竟然是一个大和尚,这让白素梅非常害怕。

大和尚动不动就打骂,白素梅逃跑了三次都被逮到了,而且被毒打了几顿,白素梅害怕那凶恶的大和尚,再也不敢逃跑了。

此后,大和尚倒是对她挺照顾,早晚都吃烤鸡养着,这让白素梅对和尚有了几分好感。

大和尚每几天会带来一个女孩儿,不知不觉半个月过去,竟然有弄到了五个女孩儿。大和尚让白素梅管着所有女孩儿,白素梅自己也是乐不思蜀,整天好吃好喝忘了回家。

如此这般,直到半个月前,女孩儿一个接着一个消失了。这让白素梅感到害怕,心想那大和尚不会将女孩儿都杀了吧!

这天,大和尚一把抓着白素梅的手说:“苏梅呐!这些天多亏了你帮我压着那些小丫头片子,今天你就要走了,我就告诉你实话吧!”

白素梅被大和尚的话吓了一跳,赶紧问:“师傅,我走到哪里去啊!是不是你要带我离开这里?”

大和尚诡异地笑着说:“是我送你离开,你离开之后我会好好安顿你的!你知道吗?其实我找你们七个丫头,其实就是为了我的九鬼轧尸局。只要再找两个小丫头,我就能布置成阴魂鬼局,然后借助阴煞之气锻魂然后重生……”

白素梅一听吓得魂不附体,知道这大和尚是要杀了她。不等白素梅作出反应,大和尚手中一把明晃晃的钢刀,一下从白素梅的天灵盖儿上刺下,就这样……

这果然是一个局,我急忙问白素梅:“那大和尚是不是右眼下有一颗黑痣,头上没有戒疤?”

白素梅微微张着嘴点点头,眼眶里闪着泪花说:“是的,那和尚每天都用一根银针在眼下刺,那块黑痣已经被他文成了一条黑蛇纹!”

原来这鬼和尚大限将至,竟然用鬼蛇纹遮挡试图躲避天劫!

我又问她为什么会突然浮上水面,不是被鬼和尚下了禁咒吗?

白素梅说,本来是被鬼和尚用红漆朱砂封了七窍,而且用墨斗线遮住了棺材,就是怕她逃出来。没想到这几天,河水中突然出现了一些犬尸,还有无数的死猫。

白素梅借助死猫的阴魂然后离体跑出了黑棺,然后打算拉垫背的然后投胎,没想到碰上了我们。

山闹儿在船上呆了半天看那女鬼也没什么可怕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听说女鬼要拉我们垫背骂道:“好哇!你个小女鬼,花花肠子还不少呐!竟然要拉我们垫背……”

我瞪了一眼山闹儿让他别打岔,这九鬼轧尸局到底是怎么样的,怎么才能破局!

白素梅接着说,所谓的九鬼轧尸局,就是用九个女孩儿的阴魄藏在九星的方位,然后将阳魂藏在九宫的方向,九具女尸分别埋葬在五行、三才、一元之眼,如此布置成九鬼轧尸局。

她还告诉我们,要想破九鬼轧尸局,不光要找到九鬼藏身地将九鬼度化,还要用灵水灌入女尸的体内,防止冲煞惊魂。其实,九鬼轧尸局的全名,叫“九星九宫九眼九阴九鬼轧尸局”!

要想完全破九鬼轧尸局,就要将九鬼轧尸局的布局着斩杀,或者九星九宫九眼九鬼的方向,然后逐一破解。

“九星九宫九眼九阴九鬼轧尸局……”我一听这法阵的名字,一个头两个大,那还有破解它的心思。

我穿上衣服从符袋捏出一张符将白素梅收入了符中,打算先赶到瓦桑河渡口和罗老歪二人会合,接下来再做打算。

水根扯着我的衣角脸色苍白,看他魂不附体的样子我鄙视地说:“咋啦?”

水根哭丧着脸说:“玉泉,那边有动静,那些水蛭全部都活了过来,翅膀……”

听到水根如此说,我急忙打着火把往那边一看,我的个乖乖呀!

水蛭全部吸了血变得分外透亮,肥嘟嘟的身子上两片晶莹的翅膀扑扇着,就要起飞……

刚才只顾着询问白素梅,竟然忘了这些恶心的玩意儿。

阿依莎看到成群的水蛭化翼也急了,山闹儿更是跳了起来,个个心惊肉跳魂飞天外。我心里也是五马六道的,众人抄起木桨就划船,企图赶紧逃离。

但还是晚了一步,水蛇翻滚交缠着在水里蠕动,水面被扭动的软体覆盖了一层,腥臭味弥漫着,水中升起了一层淡淡的白雾。

那些水蛭借助白雾的升腾,不断震动着翅膀嗡嗡乱响,不少的水蛭脱离了水面……

我生平第一次见如此多的水蛇,被堵塞的水道无法疏通,就意味着我们陷入了绝境,而且比刚才还要糟糕的多。

山闹儿和水根用船桨拍打着水蛇,试图将其全部驱赶开,但是水蛇数量实在是太多,互相纠缠在水里摇摆,哪有一点儿要散去的意思。

我心里暗暗叫苦,那些水蛭脱离水面后被火把吸引向我们飞来,我赶紧祭出一张黄符阻挡。黄符虽然可以阻挡鬼物,但是对着水蛭毫无作用,正是那泥牛入海,落地无声!

阿依莎见到形势不好赶紧弄灭了火把,口中念着咒语,随即掐了一个古怪的法诀祭出了一张蓝符。

蓝符比黄符要厉害的多,之所以大多数术人都用黄符,一来是道行不行,就像婴儿骑马耍不了。另一方面蓝符制作不光要朱砂,还要一种特殊的蓝海星,制作起来也是非常困难。

阿依莎将蓝符用蛇鞭一点,蓝符发出了淡蓝色的荧光,接着点点荧光不断飘动洒落到了船上。我们三人被如此美丽的场景惊呆了,只见山闹儿和水根大张着口,一时愣住了。

水蛭纷纷飞起,天空黑压压一片月光被挡住了,暗影不断移动着。

阿依莎额头析出了一层晶莹的汗珠,那些水蛭被淡蓝色的荧光遮挡着不能进入,没头没脑的乱飞着。

一声巨响水面翻着白浪,水蛇全部在白浪中扭动,纷纷直立起来吐着信子嘶嘶乱响。

这种水蛇虽然无毒,但是如此恐怖的数量也不由得让人头皮发麻。若是被这翻滚的水蛇缠上,必定会被勒地窒息而死。

水蛇出乎我的意料,竟然直立着身子完成了S形,吐着信子不断袭击空中的水蛭。甚至有些水蛇竟然利用身子的张力,从水面上跳了起来,攻击着空中的双翅水蛭。

水蛭数量虽然众多但是也架不住这些水蛇的连番出击,不大的功夫,本来遮天蔽日的水蛭被攻破了一个大洞,月光从破洞了漏了下来。

看来这么多的水蛇出现,就是在等这些水蛭化翼。刚化翼的水蛭吸纳了大量的鲜血没来及吸收,营养最是丰富,正好是水蛇的美餐。

更多的水蛭不在攻击我们,而是大量的飞走,还有一些愣头青和水蛇争斗。

这场水蛇大战水蛭持续了半个钟头左右,我们也是被吓得够呛,那场面一般人根本无法想象。

水蛇吃饱之后向芦苇丛中游去,水面露了出来,月光在水面上静谧地洒下,然后被水波荡漾着。

“我的个亲人啊!真是吓死人了咧,这东西实在是太恐怖了,我们赶紧走吧!万一再被它们缠上就完了!”山闹儿吐了一口气,用船桨拍打着水面,溅起了几朵水花。

阿依莎全身湿透没有可换的衣服,苦涩着脸撇着嘴,那腥臭的水让人不敢靠近,只见她抽着鼻子说:“把你的衣服脱下来给我,还有你的裤子……”

我和水根无奈,本来还想争辩一番,结果被她一阵拳打脚踢,顿时不敢反抗了。我还好,自小练习内家功夫抗打,倒是苦了水根,他这会儿穿着裤头还在呲牙咧嘴地吸冷气,可见阿依莎下手一点儿也不轻啊!

阿依莎的面纱早就掉了,此刻头发湿漉漉的披在肩上,即使穿着粗布衣服,还是那么动人!

就在我正盯着她看的时候,阿依莎一瞪眼娇嗔道:“哼!看什么看,再看挖了你的眼睛!”

我咧嘴一笑没有说话,心里却似浮想联翩,看到阿依莎心脏就砰砰乱跳,难道我喜欢上她了?

不可能不可能,她这么泼辣我怎么可能喜欢她呢!

但是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微妙了。她看我的眼神也有些奇怪,有时还偷偷盯着我看,被我发现的时候,又突然扭头装作没事的样子,……

刚想到此处,我没控制好情绪突然乐的笑了出来。

这时,耳根突然一阵刺痛!

上一篇:第二十三章 红漆墨线封黑棺 下一篇:第二十五章 灯阵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