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阿依莎气的直跺脚,我知道她不是担心水鬼,而是被死尸的臭气冲的。

水根这小子太没毅力了,爬在船舷上哇哇大吐。他这一下不要紧,引得众人喉咙里一阵恶心,都爬在船舷上乱喷。

我当下忍不住了,哇嗷一下几天吃的都吐了出来,眼泪横流胃液四溅,小肚子都抽筋了。

“妈呀!嗷……哇……救我……”水中扑通一下,我看到一条手臂粗的水蛇在水面上游动着,山闹儿被拉入了水中。

山闹儿水性还不错,在水里挣扎了几下大叫一声:“去你妈的!”

我看到他手里晃着腰刀,将水蛇砍断了。山闹儿爬了了船,浑身湿淋淋在滴水,将外套脱下拧着水说:“真他娘的晦气,竟然被一条长虫拉到河里了!”

我感到不对劲,水里的犬尸开始蠕动,仔细一看每个犬尸上缠满了水蛇。更可怕的并不是这些水蛇,而是犬尸上附着着一层红色的水蛭。

这些水蛭躯体有一尺长,身子里面吸满了鲜血变得有拇指粗细,让人不由得全身发麻。

水蛭在一种吸血虫,又叫蚂蝗!北方的蚂蝗只有四五寸长,而且个头也比较小,一次可以吸掉一只虾米的血。

而南方的水蛭则厉害的紧,尤其是一些苇荡子和塘子中。那蚂蝗最小的也有铅笔大小,即便如此,最大也就是筷子大小,哪有这种一尺长的变态,而且还那么粗……

看到那恐怖的水蛭,阿依莎惊叫一声说:“这是什么虫子太恶心了,赶紧划船呀!”

不是我不想划船,只是船体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我有什么办法!如果不下水检查,那么多的水蛭还不将人吸成人干。

水根年龄比较小,好奇心也重。他拔了一根芦苇不嫌恶心拨弄着水蛭,我看到那水蛭好像不对劲,看起来身体上好像附着着两片薄翼。

我刚想提醒水根让他小心,只见一条水蛭身子一弓立了起来,身上的两片薄翼迎风舒展变成了翅膀,借助身子的张力一弹飞速扑向了水根。

哎呦!

水根闷哼一声双手捂着脸,十字间鲜血流了出来。由于是夜里,阿依莎并没有晕血,倒是赶紧从腰间取出了一个小瓶子,将药粉扑到了水根脸上。

水根在船板上打着滚乱叫,半盏茶的功夫才消停下来,我一看他脸上的皮被撕去了一层,红肉看起来非常的骇人。

我看着犬尸上的那些水蛭倒吸一口凉气,背脊发凉冒出了一层冷汗。

山闹儿也被这阵势吓傻,一屁股躲在船舱里偷眼往外看,生怕被飞来的水蛭袭击。

我就纳闷了,活了这么多年也没听说过水蛭长翅膀啊!心里虽然狐疑,但也是急的上蹿下跳,船开不动先把臭气扔到一边,这成群的水蛇水蛭就够让人喝一壶的了。

这黑塘子里的水是活水,它是瓦桑河上流最大的支流,各处深浅不一。最深能达到五六米,甚至超过十米,最浅处则只有一两米深。

但是,凡水道水深都是超过三米的,那些水浅的水道大旱天气就会变的荒芜,没多久就会被芦苇重新覆盖,不可能留下了来。

现在是水势旺季,水道不可能出现搁浅的事儿,船体被死死卡住让人无比的郁闷。

这个时间我别无他法,把心一横急忙脱去外套搭在了船舷上,决定下入水塘,看看水底究竟是什么东西。

山闹儿见我下水急了:“玉泉,这水下有水鬼,你可不能下去哇!你想这么多猎犬都被它咬死了,你下去不是白白送死吗?”

水根依然掩面哭泣,泪水和着血水染红了胸口的衣服。

我一挥手说:“别吵了!”随即跳入了水中。

塘子里的水冰凉冰凉的,一入水大接连打了几个寒颤,我这才知道自己太冒失了。看着那泡的发白的犬尸,我深吸一口气一个猛子往水下潜去。

让我意外的的是水下的腐臭味很淡,除了血腥味浓一点儿,似乎也没有什么忍不了的。

由于是夜里,本来就是毛月亮,水下黑咕隆咚什么都看不见,我只能靠着感觉摸索。我一手抓着船底一手往前面摸去,原来船底有一个巨大的木箱子,恰好卡到了乌艚底部的横梁上。

我下意识推了一下木箱,发现其非常的沉重,不是一个人可以将其移开的。

水面上亮起了火光,可能是山闹儿他们点燃了火把。我就着微弱的火光一看,这黑箱子看起来怎么这么眼熟呢!

我心里盘算着游到远处一看,竟然是口黑棺材。棺材的体积比普通棺材要小一倍,里面葬的应当不是大人,而是不满十六岁的小孩儿。

火光又亮了几分,我看到棺材上有红漆砌缝,墨斗黑线成网。看来是家里人怕棺材里的尸体发生尸变,用茅山秘术封住了棺材的生门,使得生气不能进入,如此便能抑制尸体发生冲煞。

这片刻的功夫我憋的一口气已经用完,不得不浮上水面换气。我刚冒出头,就看到山闹儿大白脸对着我呲牙咧嘴,我被吓得差点儿呛了一口血水。

“水下到底是什么东西,船能走了吗?”山闹儿手里举着火把担心地问。

“不行,水下有一口棺材,你赶紧下来我俩把棺材推开,不然那些水蛭被火光吸引,到时候扑过来就不妙了。”我手扶着船舷,看到阿依莎蜷缩在船舱里想着什么,似乎对眼前的困境毫不关心。

山闹儿把火把给了水根,战战兢兢地很是不愿意,但这次却没有退缩,看来是觉悟提高了。准备妥当我们再次潜入了水中。

有了刚才的经验,我轻车熟路找到了棺材和船底的着力点,然后将一根绳子拴在了黑棺上,和山闹儿用力往棺材倾倒的方向拉。

咯吱吱吱吱……

一阵脆响摩擦之后,棺材咕咚一下脱离了船底,然后倾斜往水下落去。

就在这时,棺材突然撞到了一块礁石上,腐朽的棺材部向树叶般的飞散,里面涌出了一团黑气,一双碧绿的眼睛从里面冒了出来。

“妈呀!这是遇到水鬼了,赶紧跑哇!”山闹儿一见那碧绿的眼睛,扔了手里的绳子一弹腿往水面蹿去。

那团黑气竟然是无数黑色长发,像水藻一样摇曳着并不停的疯长,里面包裹着一团白花花的东西向我飘来。我看那东西太过诡异也不敢耽搁,赶紧双臂分水往上拼命地游。

我的手腕突然一下被抓住了,我扭头一看是一只白嫩的小手,一个小女孩儿闭着眼睛,黑色的长发瞬间缠住了我的手臂,同时双腿也被裹得严严实实。

一个白色的影子在我周围跑来跑去,不时地发出几声咯咯怪笑。

我知道这是撞上水鬼了,但是没有携符袋,水底下施展法诀也是非常受限。我猛力一下将一只手臂从黑发中挣脱了出来,赶紧拔出腰刀将黑发割断。

我刚腾出双手,双腿已经被缠成了粽子,仅靠双臂之力很难凫水,只好擒贼擒王,用腰刀向鬼女孩儿刺去。那鬼女孩儿虽然只是一具尸体,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一下子躲过了我的袭击。

那个白影再次出现,然后发出了瘆人的怪笑,我看到鬼女孩儿身子动了起来,好像是被那白影附体了。

山闹儿等人在船上喊着,我憋气太久大脑有些发懵。只见那鬼女孩儿手里拿出了一把骨刀,然后向着我的心窝刺来。

被黑发缠绕我无暇脱身,只好一咬牙用匕首格挡刺来的骨刀。骨刀和匕首相撞叮地响了一下,那冲击力非常大,我虎口震得发麻,匕首好悬没脱手飞出去。

鬼女孩儿向水底游去,突然不见了踪迹,我身上的黑发也瞬间撤去。就在我暗自庆幸命大的时候,一阵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传来,接着水底冒起了一连串水泡。

被撞碎的棺材中飞出了数条黑蛇,鬼女孩儿的怪笑声再次响起,我看到两个相同的鬼女孩儿向我扑来,而且黑丝狂涌没几下就将我全身缠住,黑蛇在我的头上游动着,然后爬到了我的脸上,嘶嘶嘶吐着血红的分叉舌。

就在我束手无策的时候,听到头上咕咚一个入水声,随后身边的水流开始波动,一看原来是阿依莎!

阿依莎身上的衣服完全湿透粘在身上,美丽的躯体更加诱人。只见她挥着蛇鞭将黑发全部打断,鞭梢在水下闪着点点火光,将黑丝打得粉碎。

鬼女孩儿见到阿依莎手中的蛇鞭脸色突变,一转身就要往水下逃去。

阿依莎念着法咒掐了一个法诀,腰间飞出了一个翠玉葫芦。葫芦发出了一丝淡淡的绿光,接着从葫芦口飞出一团绿烟涌向了鬼女孩儿。

阿依莎娇嗔一下打出了一个古怪的法诀,一张蓝符从她想袖中飞出,她念着咒语道:“苍龙弑,麒麟斩,凤凰翎,孽火炼,归墟无有边,急急如律令!”

听到阿依莎念动的咒语我心神一震,感觉这咒语好像烙印在我大脑了一般,听起来非常熟悉……

翠玉葫芦里飞出一点红光激射而去,红光逐渐扩大将鬼女孩儿罩在了里面。

阿依莎一挥袖子喝道:“收!”

与此同时阿依莎打出一个法诀,蛇鞭唰的一下劈向了其中一个鬼女孩儿的面门,将其打得粉碎。另一个鬼女孩儿眼睛里带着怨毒,看来被打碎的是她的躯体。

随着咒语不断念出,翠玉葫芦口冒出绿烟将鬼女孩儿吸了过来。

鬼女孩儿看到葫芦惊叫着说:“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告诉你们天大的秘密!”

上一篇:第二十二章 水鬼走阴 下一篇:第二十四章 遮月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