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阿依莎轻轻一跳落在了地上,两个大拇指摇动着,苏雪脸红到了耳根嗔怒道:“你个小蹄子不学好,让你取笑我。”

姐妹两人在房里追着打闹,把我晾在了一边。我咳嗽了一声,阿依莎一甩袖子说:“阿姐,别闹了,没看到姐夫不高兴了嘛!”

我心里暗暗叫苦,这小丫头片子嘴太叼了,不敢搭话生怕被她反扑。

苏雪似乎也感到了几分失态,整理一下衣袖对阿依莎说:“你事情办的顺利吗?”

阿依莎看了我一眼,笑着在苏雪耳边说着,苏雪嗯了几声一边点头,应该是办妥了。我虽然好奇她们在说什么,但也不好探询人家的秘密,只好在一旁看她们姐妹耳语。

苏雪将我的事情简单给阿依莎说了一下,阿依莎噘着小嘴说:“喏!走吧!”

我告辞苏雪离开了九香客栈,阿依莎问我:“你们有没有找到什么重要的线索,寨子里最近没来什么陌生人吧!”

“陌生人倒是没有发现,不过,那天李地主家出了一个凶神,我追到石林发现会一个鬼和尚。那鬼和尚身子早就被毁了,修炼的邪术养魂续命,不知道是不是和这个事情有联系!”我说着踢了一脚鹅卵石,只见灰色的石头滚向了草丛。

阿依莎手里玩弄着一撮长发,在手上缠了一圈又一圈,说:“那和尚以前用狗血猫血,可能是用精血养魂,现在他的魂魄已经炼好,说不定要找替身附体……”

说话间已经到了山闹儿家,山闹儿在井边提水,见到我和阿依莎呲牙一笑说:“你们俩赶紧进来,马上就要吃饭咧!”

天已经黑了下来,山闹儿他们还没有吃法,看来大家都没有心情。

桌子上放着几个凉菜,山闹儿母亲劝了一番,我和阿依莎推辞不过吃了一点儿,整个一顿饭吃得很沉闷。

“罗老叔,出事了!我姐杏花被怪物拖走了,我把让我找你帮忙呐!”水根跑进了山闹儿家的院子,嘴里大声喊叫着。

听到杏花被怪物拖走,山闹儿阿爸眼睛直冒精光,将饭碗啪的放在桌上二话不说扛着猎枪往外走。我和阿依莎山闹儿三人也跟了出去。

山闹儿的母亲本来也想去,被我们劝住了。

水根的母亲在院子了打滚痛哭,嘴里哇啦着:“杏花啊!娘的命怎么苦呀!……”

罗老歪赶紧问水根阿爸:“胡老蔫,杏花到底怎么啦?”

胡老蔫嘴角嗫嚅着,砸吧着干裂的嘴唇说:“中午杏花和阿秀到村边洗衣服,阿秀内急去草丛里解手,回来的时候突然看到河里一团黑气,一个巨大的尾巴拍着水面,杏花……”

原来杏花被水里的东西拖走了,这和山灵儿失踪倒是有几分像,都是在水边出事的。

“那还等个啥,赶紧到河边找人啊!”罗老歪有些急切,他不光是担心杏花的安危,更是担心山灵儿的去向,他一定以为山灵儿也是被那东西拖走的。

水根的阿爸胡老蔫性格有些懦弱,遇事也是优柔寡断,估计还没有下河找过人呢!我们一问果不其然,杏花中午出事,他一直憋着到晚上才去找罗老歪,这人真是有些……

“这个事儿耽误不得,闹儿,玉泉,水根,还有小姑娘,你们四人赶紧到瓦桑河边找条乌艚,我和你胡叔准备几颗水雷马上就过去,千万不要私自下水……”罗老歪安排了几句,我和阿依莎三人往瓦桑河赶去。

大半夜的哪有一条船,别说是乌艚就连普通的小渔船也没有。我想起了白天和山闹儿用过的那条匪船,那可是正宗的柏木垭口乌艚,当下四人一合计觉得将那条乌艚弄过来。

我们四人随便扎了两个火把,一路快步紧赶往黑塘湾跑去。

黑塘湾的夜里,湾子里的冷风吹的芦苇不断呜咽着,听起来分外的凄冷吓人。我们摸着钻进了苇荡子,将掩盖的苇叶芦草全部扔进了塘子里,划着船就往瓦桑河那边走。

圆月从东山顶上跳了出来,我们将火把熄灭摇着木桨,乌艚顺着塘子的活水往瓦桑河飘去。

“玉泉哥,你说我姐姐不会出事吧!听阿秀说那怪物长得黑黝黝,大口能吞掉半只小船,眼睛比灯笼还亮,指甲有一尺长呢!”水根一方面担心杏花,一方面对那东西非常恐惧,生怕自己也被抓去似的。

不等我说话山闹儿就说道:“可不是咧!我妹妹灵儿一定也是被那东西抓去了,我们在黑塘子边找到了她的鞋子,我和玉泉还在苇荡子里见到过那怪物呢!可凶咧,还要咬我们的乌艚。几个胆大的土匪全被那水怪咬死了……”

水根被吓得哭了起来:“呜呜呜,我害怕,我还不想死啊!……”

我心里烦的紧,在他脑瓜子上弹了一个爆栗说:“都是大男子汉了哭什么哭,瞧你那点儿出息,还不如人家小丫头呐!你看人家阿依莎……”

我的话刚说了一半只见阿依莎嗔怒道:“哼!你说谁是小丫头,我是大人了……”她说着在我身上一阵拳打脚踢,我划船之际被打的措手不及,心里那个憋屈加郁闷,看到没有停手的迹象急忙说:“行行行!姑奶奶,我错了还不行么!”

只听阿依莎噗嗤一笑说:“哼!这还差不多,傻蛋,以后再也不许叫我小丫头,知道了嘛!”

傻蛋……

我大脑一阵短路,怎么冷不丁我就成傻蛋了?想我滕玉泉长得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虽然不是玉面郎君,起码也是青年才俊!咳,虽然没什么大才……

就在我想入非非的时候,山闹儿大喊一声:“这哇!不好了,你们看那边好像有东西!”

阿依莎也不在嬉闹,一脸萧索地往水道里看了过去。水根不知道看见了什么,一屁股跌在船舱里忘了哭喊,当下就懵掉了。

听见水里哗啦哗啦的响声,我沿着船舷往芦苇荡里看,只见说中漂浮着一团团白色的东西,在水面上高低起伏看起来非常的瘆人。

“赶紧准备射击,那鬼东西好像是活的,千万不能大意!”我赶紧给山闹儿知会了一声。

山闹儿倒是麻利,水根这小子哭哭啼啼,不等我发话山闹儿已经在水根屁股上踹了几脚,骂道:“狗日的赶紧抄家伙,再哭一会儿那水怪过来,我们就把你扔下去喂食。”

水根用袖子擦了两把不在乱吵,扛着歪把子在船舷上瞄着。

我爬在船舷上手指扣着双管猎枪的扳机,用瞄准镜看了一下。那东西虽然邪乎倒也没游过来,实在搞不清是什么症状。

我看水根这小子握着歪把子甚是好笑,人还没枪杆高,只好让他去摇船。

乌艚压着水草发出了簌簌碎响,水波向四周荡去,月亮在水里抖动着。

“那白花花的东西,看着太骇人了,不如我们绕着走免得惊动了它!”阿依莎在我耳边说着,大眼睛扑闪着征求我的意思。

现在这都什么时候了,要退回去走另一条水道,那不是得绕到天亮!

我毫不犹豫地说:“没事!我们有猎枪在,管他什么猪仙驴精全给撂倒!开火!”我扣下了扳机,没片刻功夫换了三个弹夹。

山闹儿手里的双管猎枪还在嗒嗒嗒乱响,我一挥手赶紧说:“行了行了,别浪费子弹了,你他娘的是不是还上瘾了?”

山闹儿咧嘴一笑挠挠头说:“这哇,不是要将其打死嘛!俗话说的好,快刀斩乱麻,乱枪打天塌,就是要往……”

我赶紧让他住嘴,别又搞出什么乱子了。山闹儿闻言不语,乌艚划到那边,只见水里满是泡的发白的死狗,一个个肚子里灌了水鼓得像气球。

这些死犬起码有五六十只,白色的绒毛在月光下闪着寒光,都是下司犬,这么多的数量,比我们寨子里丢失的多了一倍,刚才被我们一阵乱枪扫射,现在是血腥味冲天,外加腐烂严重更是臭的不得了。

阿依莎捂着嘴说:“还看什么呀!熏死人了,赶紧把船划过去吧!”

其他人也被那腥臭味刺激的够呛,手里木桨翻动着甩开膀子往过划船。

乌艚船体刚漂浮到死尸的边上,突然船底传来嚓嚓的声音。船体似乎卡在了什么东西上,任我们怎么摇桨也无济于事。

山闹儿急的哇哇大叫说:“日他先人个板板,这是什么鬼啊!船怎么走不过去了,不会是那什么水鬼走阴吧?”

上一篇:第二十一章 尸毒 下一篇:第二十三章 红漆墨线封黑棺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