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我手里握着玉环,心里非常不是滋味。

这玉环我见过多次,当日狗子出现在李地主家的院墙后面,我就发现他腰间挂着一个玉环,看起来非常精致,当时还特别留意了。没想到这狗子真不是个东西,竟然杀死了黑八,他到底在图谋什么。

山闹儿焦急地问:“是谁的啊?”

我摇摇头说:“看着熟悉但实在记不清是谁了,过两天兴许就能想起。”我隐瞒了山闹儿,这小子知道了非坏事不可,暂时还是不要让他知道的好,免得再生祸端。

睡在炕上我左思右想,感到这件事非常蹊跷,难道黑八身上隐藏着什么秘密?

我翻身而起点着蜡烛将狗宝拿了出来,在灯下端详一会儿,发现红色的珠子里面流动着光华,看起来非常惹眼。

狗宝这种东西可遇而不可求,几万只狗也不见得能找出一个狗宝,可见其珍贵程度。但是狗子就算是为了狗宝,他不可能有神通知道黑八体内怀宝,除非他有憋宝的能力。

“玉泉你干嘛呢!还不睡觉瞎嘀咕啥呀!”山闹儿嘟囔了几句,翻身用被子蒙着头睡了过去。

我睡到之后迷迷糊糊,一夜醒了好几次,梦是一个接一个。一会儿耍猴的场景,转眼又是阿爸作法,各种梦境变换着,早上起来时精神头非常差。

灰灰在院子里吱吱叫着,我洗漱后和山闹儿开始捣药,随后将一些晒干的草药收到了柜子里。

吃完午饭,山闹儿硬是拽着灰灰回家了,我刚将藤椅搬到院子里,打算晒着太阳看闲书。灰灰在房间里发出了刺耳的怪叫,我跑上吊脚楼一看,房间的窗户大张着,地面上一滩水迹,还有一些苔藓的腥味。

我刚一转身一股阴风袭来,脖子瞬间被一只枯瘦的爪子捏出了。我呛了一口双手用力掰着那只手,发现竟然是草头姥姥,她怎么突然跑到我家来了。

草头姥姥一脸怒气一伸手拿出龟甲说:“狗崽子,竟然敢杀俺爱子,你小子真是忒胆大了!”

我一看鬼纹龟甲心里一凉,这草头姥姥果然不是省油的灯,藏起来的龟甲她都能找出来,看我我命休矣!不行,不能就这么死了。

“姥姥啊!这龟甲不是我的,是别人送给我的。李地主儿媳妇菊香殁了,我作法送葬之后,李地主专门用鱼虾龟蟹招待我,之后还说这龟甲是上好的药材,就送给了我,其它的事情我一概不……”

我瞎编乱扯,心说:李地主啊!你平时欺压邻里作恶多端,这事儿就让你背黑锅吧!你死了,我会给你多烧纸钱的,你就放心去吧!

草头姥姥信以为真,一把将我扔在地上说:“走,你这就带俺去见李地主,当面说个清楚,如果有半句虚言,小心我将你的心肝儿挖出来煎了!”

我打了一个冷颤,这草头姥姥太凶煞了,也难怪,死了儿子能不心疼嘛!要是她知道侏儒也是死在我手上,我是断无生机!我不敢违背顺应着说:“行!我这就带你去找他。”

说话间我们往李地主家走,我被草头姥姥拎小鸡似的走了一路,被村民看到那个尴尬。我心咚咚咚乱跳,不知道见了李地主怎么说,万一说漏嘴小命就交待在她手里了。

来到李地主家门前,草头姥姥手一抖将大门轰开了一个口子,几个家丁被吓得栽了几个跟斗,连滚带爬的去报告了。

没片刻的功夫,狗子带着几个下人拿着刀枪冲了出来,看到草头姥姥说:“你个疯婆子干嘛的!要饭滚一边去,老子的枪子儿可不认人!”

草头姥姥似乎不吃这一套,她能在四处自由走动,看来修为不是一般的高,狗子这天杀的,也活该他倒霉。如果草头姥姥杀了狗子,黑八的大仇也算是报了!

李地主带着毡帽,背着手出来骂道:“狗子,是谁在门前聒噪?如果赖着不走就直接给我枪毙了!”

我心里激动地不行了,紧张的浑身肌肉仿佛蚂蚁乱爬,只听草头姥姥说:“你们是不是杀了一只乌龟?”

狗子看到草头姥姥衣服破破烂烂,压根就没放在心里,嘴里轻蔑地一笑说:“那绿毛龟就是老子杀的,你不服还是怎的?”

草头姥姥将我一把扔在地上,两个袖口飞出两道黑气,家丁一看草头姥姥变得青面獠牙,吓得转头就跑。草头姥姥哪能给他们逃跑的机会,一伸手一个像拍西瓜似的,将家丁打得东倒西歪。

狗子见势头不对悄悄的溜了进去,李地主不明所以冲了出来,看到草头姥姥头发像飞舞的水藻,吓得一屁股跌倒在地。

我赶紧跑过去对里地主说:“李老爷,这恶婆是的儿子被一个绿毛龟拖下了水,你如果说是你杀了绿毛龟,她一定会不会为难你的!”

李地主早就吓懵了,一听我这么说连连点头,声音颤抖着说:“那恶婆……不……那姥姥,绿毛龟是我杀的,看在我为民除害的份上,求你留我不要害我的命,我一定……”

不等李地主说完,草头姥姥一闪身到了他的面前,伸手扭着李地主脖子咯咯响。李地主脸色煞白,眼珠子都绿了,他一定没想到草头姥姥会要他的命。

我本以为李地主就要命丧黄泉,如此也算是为民除害,了结和草头姥姥之间的这番恩怨。

没想到狗子那奴才突然从门里冲了出来,带着几个家丁手里提着一个铜锣,抬着半截黑不溜秋的木头跑了出来。

草头姥姥看到那段黑木头脸色大变,一把将李地主摔到了门上,一扇木门直接就被砸穿了。

我一看家丁抬着的是一个黑色的神像,但是古怪的紧,不像是雕刻而成的,倒像是天然的神木一般。李地主嘴里喷着血喊着:“家神爷爷,赶紧来救我哇!”

狗子当当当敲着铜锣,李地主跪在地上不断磕头,天瞬间阴了下来,一阵阵的阴气卷动着,一片落叶飘落在了我的肩头,然后滑落掉在了地上。

那尊黑色的神像冒出了黑烟,一个巨大的黑影若隐若现。我一看吓了一跳,是——凶神!

李地主家小阁楼上吊着大铁锁,原来是养着一个凶神,怪不得他家历代祖先闹腾。看来刀疤脸的血魂要到李地主家,就是这凶神罩着,不然那历代祖先怎么允许刀疤脸任意妄为。

凶神的煞气非常的重,我赶紧后退了几步避煞,草头姥姥对凶神也有几分忌惮。

李地主嘴里念叨着祖宗保佑,狗子一众人敲锣打鼓祈禳,凶神逐渐形成了一个实体的人形。

狗子嘴里喊着:“祖师显灵了,祖师显灵了……”

我一看不好,这凶神应该是一只恶鬼,不知道用什么秘术护着体,看不清他的样子。那块黑色的木头应当是养魂木,怪不得刀疤脸想要进入李地主家,原来他也觊觎着这块养魂木。

草头姥姥身子一晃两个眼睛闪着青光,背上生出了一层绿色的龟甲,浑身绿光闪耀看起来就要和凶神开战。一边的家丁哪见过这种怪事,一看草头姥姥那狰狞的样子,吓得体如筛糠,一个个张着嘴忘记了敲锣。

狗子这家伙倒是胆大,一点儿也不含糊:“家神爷爷法力无边,家神爷爷神力通天,斩妖除魔……”

凶神嘴里闷哼一声吐着黑烟,两个骷髅头从两边飞出。

骷髅头双眼血红鬼火闪耀,咿咿呀呀叫着飞向了草头姥姥。草头姥姥也不是省油的灯,绿色的龟甲光华流转冒着一道道鬼纹,竟然和骷髅头纠缠在了一起。

那骷髅头看起来只有拳头大小,可是威力非常惊人,喷着鬼火将龟甲腐蚀了一个小洞。就在这时,凶神趁着草头姥姥对付骷髅头,他双手掐着法诀,掌心出现了一张黑色的灵符。

黑符冒着黑烟一卷之下打中了草头姥姥,把草头姥姥一下打得飞出了三米远。

两个骷髅头缠绕着嘎嘎乱响,不断袭击着草头姥姥。

草头姥姥虽然有些修为,但是也挨不住两个骷髅头的猛攻,没几下就瘪了,被打回原形变成了一只金眼鬼纹绿毛鳖,在地上不断爬着。

凶神见草头姥姥被制服,袖子一挥飞出一道黑气将草头姥姥抓入了掌心,嘴里念着法诀没几下就将草头姥姥吞噬了,只有一块绿色的龟甲在凶神手中。

凶神双目闪着碧光嘴里獠牙戟张,他一拍自己的肚子将龟甲按到了自己的胸口,结果胸口上出现了一块护甲,显得非常强悍。

我看到狗子不见了,李地主只是对着凶神叩头,嘴里胡乱念叨着。

这时,狗子突然从我身后跑出来嘴里喊着:“祖师爷爷,这是另一块龟甲,我拿到了,我拿到了,我是不是可能拜你为师?”

上一篇:第十七章 青铜令 下一篇:第十九章 黑塘子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