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我捡起绣花鞋一看似乎非常陈旧,不知道是那个年代的东西。绣花鞋彩线走纹,金丝掐边,上面的竟然镶着一颗红宝石。

黑八竟然不理我就跑,一定是另有原因,我不敢耽搁急忙追了上去。

离开了寨子,黑八跑的不紧不慢,好像故意在给我指路。一时间穿过了蕨麻林,四野一片荒凉,黑八停在了一个墓碑前,然后吠叫个不停。

我上去看了一眼,那墓碑上没有字,黑八跐溜一下绕到墓碑后不见了。我过去一看,墓碑后面有一个洞口,好像是被雨水冲刷形成的。又看了看手上的绣花鞋,不知道黑八是什么意思。

既然来都来了,不进去岂不是可惜。我一咬牙将绣花鞋别在腰里,打着火折子往洞里钻去。

这是坟头的洞,按说地下就是棺材之类的,但是我在洞里钻了半天,绕来绕去非常深,许久也没见到黑八。

这时,我看到黑暗处两点绿光闪耀着,接着传出了犬吠,是黑八没错!我迅速往前爬,黑八一溜烟跑到没影儿了。

我滑到了下面,一看里面的空间还算大,走起来不算太吃力,索性忍着腐臭气味往里走。

脚下一软,我用火折子一照原来是块毛皮,看起来好像是鹿皮,拿出去能卖个不错的价钱。但是此刻也没心情理会,径直往洞内走去。

黑八的声音再次响起,而且吠叫的越来越凶。我手心里捏着两把汗,也是害怕的紧,生怕里面蹦出个什么鬼东西。

噗噗噗噗四声轻响,四面亮起来几盏青灯。

我不明所以往前面一看,黑八蹲在一个石床边乱叫。我胆战心惊,看到石床上一个女子,不知道是死是活,但从服饰上看应当是古代的。

我走近一看却是是一具女尸,而且面部腐烂的厉害,脚上缺了一只鞋子。再看那鞋子的样式,和我腰间的绣花鞋丝毫不差。死人的东西我可不敢要,当下就套在了女尸的脚上,免得被她惦记着!

黑八蹿到了墙角,然后用爪子扒拉着,我心里好奇走过去一看。只见土中露出了一块石碑,上面写着一行大字:归墟秘境,孽火鬼洞!

我看了大脑嗡的一下,脑子里对这八个字感到非常熟悉,但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突然头疼的厉害,黑八除了黑八的吠叫,仿佛还有几千万的呼吸声。

黑八停止了吠叫,瞬间万籁俱静,一切声音都消失了。我看到它口里叼着一个青铜令,拿过来一看上面布满了符文,但一个字也不认识。

青铜令正面是符文,背面画着几个鬼头,看起来非常凶恶。我拿着青铜令,感到一丝亮起涌入了手臂。

这时,石床上的女尸直挺挺地坐了起来,黑洞洞的双眼盯着我看。

我把青铜令塞进了兜里,然后捏了一张黄符等了半天。那女尸自始至终也没放一个响屁,既然她不出手,我也懒得和她较真。我一把拽着黑八脖子上的链子,返身就往外走。

还没走几步,我听到身后轰隆一声巨响,那石床连同女尸塌陷了,墙壁上的青灯瞬间熄灭,洞窟里一片漆黑。

黑八汪汪叫了两声,我打着火折子一看,自己刚好在塌陷的边缘,若是少走一步,他娘的肯定是要给女尸陪葬了。

就在我暗自庆幸的时候,发现前面的洞口在急速变小。

我吃了一惊,拽着黑八拔腿夺步往外冲。刚爬到洞口,脚下大地左右摇晃了两下,伸出一条腿,另一条腿被硬生生的夹住了。

黑八倒是激灵,提前跳出了地洞,可把俺给坑苦了。

我用石头挖了一阵子才把腿从土里拔出了,一看被夹得青紫,不一会儿就肿了起来。

黑八非常兴奋在我旁边绕来绕去,我踢了一脚黑八泄气,一瘸一拐往寨子里走。

回到家上了药躺在炕上,拿出青铜令看了半天也没琢磨出什么名堂,塞到符袋里就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发现被夹肿大大腿消散了一些。

放茅之后,我在腿上涂抹了一些草药,披着衣服点了蜡烛坐在竹椅上打算看书,黑八莫名地叫了起来。我透过窗户往楼下一看,外面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以为是走夜路的人,也没有太在意。

过了一会儿,黑八叫的更厉害,片刻之后没有了动静。我感到几分奇怪,心里空空的老是放心不下,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我拿了风灯往楼下走去,刚下吊脚楼,一股浓浓的腥味扑面而来。我往门口一照,只见木门上写着一行血字:阴魂索命,死无全尸!

我被血字吓得差点儿跌倒在地,长这么大也没见过这等阴毒的招数。

再一看,黑八的喉咙被割断了,嘴里冒着黑血身子抽搐着。

我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下子火了!张口骂道:“你他妈有种给老子出来,不然老子找到你,非要将你扒皮不可。”

我将风灯挂着墙上抱着黑八的头,黑八呜咽着嘴里吐出了一颗红色的珠子。我愣了一下,原来是狗宝!牛黄狗宝蚌生珠,都是不可多得的珍宝。

黑八身子不停颤抖,黑乌乌的眼珠转动着滴下了泪珠。我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啪啦啪啦淌了下来。毕竟黑八和我生活了七八年有了感情,看到它就这样死了,我心里非常不忍……

我埋了黑八心情非常糟糕,不知道是那个挨千刀,让我知道非要了他的小命!

最近天气阴的很重,秋雨一场接着一场,天气非常凉爽。

这天,我正在家里捣药,山闹儿带着灰灰来了,嬉闹一番我问山闹儿:“灰灰调皮吗?”

山闹儿撇着嘴说:“这哇,我妹妹和灰灰玩耍,都不带我玩,她俩倒是玩儿的欢,把我干晾着咧!我趁着她跟我妈出去洗衣服,才偷着将灰灰带出来,不然,哪有我的事儿哇!”

我骂道:“你小子也太没出息了,整天就知道和灰灰玩儿,有功夫来给我捣药呀!”

山闹儿一咧嘴说:“行啊!我改天就过来帮你!哦,对了,黑八回来了吗?”

他一提黑八我就伤心了,不知道惹了那个煞星,竟然对一条狗下死手,真是太无耻了。

我把事情告诉了山闹儿,他愤愤不平地说:“这哇!一定是某人觊觎你家的东西,害怕黑八碍事,才杀死黑八清理障碍,我看呐!那人估计这两天就会上你家咧!”

山闹儿说的有板有眼,我不由得信服了几分,这小子有时候还挺聪明的。

山闹儿说:“咱俩合计一下,我这几天就住在你家里了,有什么风吹草动一起应付,多个人多份力,人多好办事……”

我和山闹儿商量一番,觉得还是想个计策才好,干等着也不是办法。我们设好了陷阱,连续守了三个夜晚也没见那人来。

这夜,我和山闹儿躲在院子里,山闹儿问:“玉泉,我看那人估计是害怕了,咱守了这几夜都没来,估计是不来了。”

我心里也不是滋味,黑八也不能就这样白死了啊!我困的实在不行了,刚想让山闹儿回去睡觉,突然墙外传来了脚步声。

山闹儿手里拽住绳子,我看到一个黑影从墙上飘了进来,站在树下四处打量着。这人身材矮小,但身手非常敏捷,犹如鬼魅一般。

他站在楼下往上看了看,然后蹑着步子往楼梯口走!看到那人踏入了绳圈,山闹儿突然一拉绳子,那人没留神一下子被拽翻在地。

我们俩急忙从树后跑出去打算将其生擒,没想到那小子非常麻利,手中的短刀一晃绳子就被割断了。看到被发现,他拔腿就往门口跑,正中我的下怀,我急忙一拉另一根绳子,突然一个麻袋从树上落下,一下将他砸翻在地。

山闹儿打着风灯过去打算将其捉住,没想到那人竟然翻身弹起,几个跳跃翻上了墙头,然后飘了出去。

我和山闹儿愣住了,这身手也太他妈厉害了,如果不是设局,说不定会被他弄死!

山闹儿意犹未尽,还想追出去!我一把拉住他说:“这人的身手不是我俩可以对付的,看来是个高手,追出去也是于事无补!”

山闹儿跺着脚说:“我日他先人个板板,难道就让这小子这么跑咧?”

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也想给黑八报仇,但是也不能蛮干,应当量力而为。追出去没打着狐狸,反倒惹了一身骚,那样就不好了!

山闹儿叹息着说:“可惜咧!这小子恐怕万不会再来了,这是打草惊蛇了,黑八的仇是报不了了……”

我摇摇头无奈地说:“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他逃不过报应的!”

山闹儿摘下风灯说:“回去睡觉吧!困死人咧!”

我们刚想上楼,我看到地上一个圆圆的东西,捡起来一看是翠玉环。

“妈的!竟然是他!”看到玉环我心底升起了一股怨恨。

上一篇:第十六章 沾满血的绣花鞋 下一篇:第十八章 凶神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