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这种蜡烛是上坟烧的,冥路也就是明路,意思是让祖先早登极乐。

这侏儒不知道什么来头,我和山闹儿向后退了几步,只见他没有理会我们,直接向阴人走去。

“老阿妈,老阿爸,你们怎么来了?”侏儒看着那对老鬼,叫阿爸阿妈看来是一个家人。我心里暗暗叫苦,真是掉进鬼窝里了。

“那两个小伢子是我刚收的!竟然想跑,你不会和我们抢吧!”鬼婆露着血红的牙床,橘子皮似的脸上带着鬼气,而那老头更是呲牙咧嘴,看起来要和侏儒开战。

我心里叫好,你们赶紧开战打起来,我们就能趁机溜走了。

侏儒给鬼婆施了一礼说:“老阿妈,你就别想了,你们没看到他俩在树葬墓里吗?”

鬼婆并不答言,嘴里喷出一团黑气,纸人突突两下发生了变化,身上冒着黑气,纷纷向着树葬墓走来。

侏儒身子颤抖着,就在我心里叫苦以为侏儒被吓住了,没想到这侏儒身上的个头咯嘣脆响,一阵炒豆子之后身子变得有一丈长。原来他练得是骨髓术,身子可以变大变小。

鬼婆咿咿呀呀怪叫,纸人发了疯一样哧哧响,瞬间变成了一个个阴人,嘴里咆哮着向这边冲来。

侏儒肚子突然膨胀变成了大铁锅,嘴里露出了白森森的獠牙,挡在树葬墓边缘。只要有阴人冲来,他就几拳打翻,然后提起来嚼碎吞咽下去,看起来非常壮观。

一时间,我和山闹儿也忘记了害怕,被这宏大的场面震骇了。

阴风一浪高过一浪,草皮被刮得乱飞,树枝树叶更是掉了一地。

阴人潮水般无穷无尽,侏儒逐渐力不从心,被左突右冲的阴人搞得晕头转向,眼看就支撑不住了。

山闹儿也急了,生怕阴人冲过来,抓起地上的石头乱砸。

阴人虽然厉害,但是本体就是纸人,一时间被砸的千疮百孔,看起来更加吓人。

我从符袋夹出了灵符,念着法咒不断消除阴人四周的阴气,削弱它们的力量。即使这样,还是被它们占了上风。

眼看侏儒就要溃败,我急中生智决定用火攻,赶忙和山闹儿拔干草,不一会儿就捆了好几捆。我打着了火折子,点燃蒿草就往阴人那边扔。

这些阴人看着很吓人,其实就是一种傀儡,没有什么灵窍,被火点燃乱爬,结果四处的阴人一个个都着火了。

鬼婆看到阴人着火急的直跺脚,牙齿咬得嘎嘎响,恨不能将我们生吞活剥。

我趁机拿出一张镇鬼符,念着除鬼咒道:“天诛邪,地灭妖,阴阳交替,四方轮回,急急如律令!”

镇鬼符嗖的一下向着鬼婆飞去,只见他身子皱缩,一下被打得滚翻在地。

侏儒见有机可乘,他身子一晃袖口飞出两股黑气涌向了鬼婆。鬼婆被黑气卷起一下摔得七窍生烟,侏儒却并不罢手,一把抓起鬼婆将其撕得粉碎。

鬼佬被吓得后退,侏儒袖子一抖,将鬼佬一下子吸在了掌心,将其瞬间击碎。

侏儒身子恢复了原来大小,青面碧眼狰狞异常,惊诧地狱里的恶鬼。

“大哥,谢谢你救了我们哇,要不是你,我们肯定会被那两个老鬼捉去咧!”山闹儿这小子倒是懂事,不过他说这话显得有些窘迫。

“哈哈哈!你们真以为我是要就你们吗?其实,我是吃那些干尸吃腻了,想要换个口味,看到你俩白白嫩嫩,啧啧,一定很好吃……”侏儒诡异的脸上带着戏谑,眼睛更是冒着绿光。

侏儒阴险的笑着,用浑浊的眼睛瞄着山闹儿,把山闹儿吓得够呛。

就在这时,我发现马老太出现在了侏儒身后,她手里拿着一根棒子,挤眉弄眼地比划着。我读懂了她的意思,她是让我暂时用拖住侏儒,她出其不意将其打昏。

我会意之后咧嘴一笑,对侏儒说:“这位大哥,我看你长得眉清目秀,满面红光,肚里能撑船,臂上能跑马,求您高抬贵手,放了我们吧!”

看到侏儒得意洋洋,显然是非常受用,我喋喋不休地继续瞎侃道:“您老好气色,能飞天,能入地,还能……”我嘴里说着,看着马老太猫着步子逼近,一时间失了神。

侏儒不耐烦地说:“还能干甚,你小子赶紧给我……嗷……”

马老太挥起木棍当头一棒,把侏儒一闷棍打的摇头晃脑。马老太下手够快够狠,稀里哗啦又是一阵乱棍,侏儒被打翻在地抽搐着。

我过去看了一眼,这侏儒身上没有鬼气,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山闹儿看到侏儒被打翻当下乐了,踢了几脚侏儒嘴里骂着:“你个老杀才,我让你神气,你给我神气哇!你不是挺横的嘛!你给我再横一个哇,我还不信制服不了你咧……”

他这一顿弹腿乱蹬,侏儒当下不动了!

“他不会死了吧!”山闹儿用棍子戳了几下侏儒,我也纳闷,以这侏儒的能耐,不可能这么几下就将其毙命啊!

马老太在山闹儿头了拍了一巴掌说:“你个小伢子就乱搞,打死了要你小子偿命!你知道他是谁吗?”

山闹儿憋着气,瞪着眼惊诧地问:“他是谁,难不成是妖怪?”

马老太嘘了一声,我听到远处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急忙和山闹儿二人躲在了槐树后面的草丛中。

“嘎玛儿,嘎玛儿……”一个清灵的声音传来,听起来有些熟悉,我透过草丛看到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在那边移动着,心里咯噔一下,竟然是草头姥姥!

草头姥姥看到地上的侏儒嘴里叫着:“嘎玛儿,你怎么了,是谁伤了你,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阿妈,是……是……”听到侏儒开口说话,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原来这家伙刚刚装死,早知道弄死他!

草头姥姥气的浑身颤抖,寒声说:“是谁,你告诉俺是谁!”

“我刚刚听到外面聒噪,出来遇见了鬼婆和鬼佬,和他们……他们……”侏儒嘴角冒着鲜血,嗫嚅几下,一口气没上来嗝屁了。

“鬼婆,鬼佬,你们俩小鬼给俺等着,俺要把你们碎尸万段……”草头姥姥挥舞着双手,树葬林的尸体摇摆着,阴气呼呼的,我大气也不敢出一个。

我看到山闹儿满头大汗,下巴上豆大的汗珠不断滴落,他用袖子不停蹭着。这小子被吓得够呛,看到侏儒死了才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草头姥姥咆哮了一阵子,幸好没有四处搜寻,不然我们的小命非得搭在这树葬墓不可。

憋到草头姥姥离开,我们三人一溜烟往外跑,全像打了鸡血似的,都恨没多生出两条腿,一个个跑的比兔子还快。

我心里想,这马老太身手倒是敏捷,但是这老巫婆看起来一肚子坏水,不知道又在打什么主意。她刚刚要告诉我们侏儒的来历,看来她也是认识草头姥姥的。

山闹儿这小子没心没肺,吃饱了不知道愁,估计一出去就会将草头姥姥抛到九霄云外。倒是我放心不下,一来我弄死了那金眼鬼纹绿毛鳖,二来又搞瘪了侏儒,草头姥姥如果发现什么纰漏,那岂不是在劫难逃。

阿爸和小叔跟着道士出山,这都七八天了,怎么一点儿音讯都没有。我大脑中无数疑团盘旋着,实在是闷得慌。

此刻我们已经逃离了树葬墓,看着山路心里也是七上八下。

我打算搞清楚马老太和草头姥姥的关系,不然压在心里憋的紧,问马老太:“阿婆,你是怎么知晓那侏儒的来历的?”

马老太喘着粗气挥挥手说:“甭提了,俺在进山时撞倒过草头姥姥和那侏儒。若不是俺师傅,俺非得被草头姥姥吃了不可。”

山闹儿梗着脖子问道:“马阿婆,你都这么大年纪了,那你师傅你是早就老死了!”这小子口无遮拦有什么说什么,真是拿他没办法。

只见马老太并没有生气,眼神倒是迷离了起来:“俺师傅其实和俺年纪相当,他是一个和尚,那时候俺们相恋,但是俺家里死活不答应。俺就跟着师傅离家出走,才从东北跑到了湘西……”

“那你师傅他去哪里了?”山闹儿插了一句,他问的话,正好也是我要问的。

马老太这次却不愿意说了,瞪山闹儿一眼说:“你个小伢子,打听那么多干嘛!”

我们三人刚走进寨子,一群人迎面走了过来,灯笼火把红光冲天。

“哎呀!马大仙、滕小哥,你们可算回来了,你们再不回来我们就要进山找你们了。哦!对了,怎么只有你们三个,其他人呢?”狗子带着几个村民和一众家丁,提刀扛枪立在了我们对面。

我被他问的一愣,那送葬队的人不是早就回了嘛!再说我们在树葬墓跑了许久,也没见到其他活人啊!

我把情况和狗子说了一下,狗子说道:“哪有嘛!送葬队的人到现在都没音信,我还以为和你们一起回来了呢!”

这他娘的是个什么事儿!

本来送葬一个菊香,这下可好,送葬队的十多人也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难不成送葬队的都被草头姥姥吃了不成?

“回来了,回来了,送葬队的所有人都回来了吧!”我一看是山闹儿的妹妹山灵儿,听到众人回来的消息心里松了一口气,乡里乡亲的谁出了事儿也不好。

东方破晓,天空翻出了鱼肚白,我到山闹儿家领了灰灰回了家。

这两天折腾的要命,头刚挨上枕头就睡了过去。

我正在做春秋大梦,喊杀声震天的时候,一下子被惊醒了,大门被砸的乱响,听见有人说:“玉泉,赶紧出来啊!出大事了,人全死了。”

上一篇:第十四章 冥路 下一篇:第十六章 沾满血的绣花鞋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