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李地主愣了一下,赶忙说:“不……不了,你退下吧!”

菊香白色的睡衣上沾着血迹,可能是杀鱼的时候溅的,看起来非常的瘆人。

李地主胸口闷的要命,看着菊香发青的脸,更加害怕了,心里也是打鼓,祈祷着祖宗显灵,祖宗显灵……

菊香没有说话退到了门边,然后转身出去带上了门。

李地主瘫软在了太师椅上,尝试着站起来,但是双腿像面条似的怎么也立不住。这时,只听女人在门外说:老爷,今晚我要和你过夜?

不等李地主回应,门吱呀一声开了!

李地主顿时被惊得灵魂出窍,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只见门里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小妾翠屏,悬着的心才放到了肚子里。

虚惊一场之后,李地主和狗子把事情告诉了翠屏,翠屏不听则可,一听吓得也是腿肚子转筋,当下三人商量对策。

对策还没想出来,门外再次响起了敲门声,这次三人哪敢再开门?

敲门声越来越剧烈,最后砸的震天响,狗子跐溜一下蹿到了桌子底下,翠屏身子一软直接晕倒了。

过了一会儿,敲门声停了,李地主以为没事了。他擦了一下冷汗,猫着腰强自撑着到门前,往门缝里看。门突然吱呀一声开了,阴风袭来,菊香一把抓住了李地主的手脖子,把个平时不可一世的李地主,当下吓得岔了气。

菊香扶着李地主往卧室走去,李地主浑身酥麻动弹不得。就这样,他抱着冰凉的尸体过了一夜……

天一亮,李地主缓过了气,一看菊香确实是死的硬邦邦的,哪有一点儿活气儿?

狗子和翠屏也回过了神,三人急忙张罗着将菊香入棺,并用磨盘压住了棺盖,生怕菊香跳出来……

李地主讲的声情并茂,我听了一阵冷汗,这事确实怪异的紧,不知道是什么邪物控制了菊香。

“老爷,不好了,出事了!”狗子叫着跑了进来,李地主一皱眉呵斥道:“没大没小嚷嚷个屁,没看到有客人在吗?说吧!又怎么了?”

我心里暗想,不会是菊香又闹腾了吧!

狗子一脸尴尬点头哈腰的说:“雪里白死了,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开膛破肚,后院……后院那里又出现……出现了一个洞……”

李地主一摆手说:“滚下去,死了一条狗也大惊小怪,又不是死了人,你他妈的赶紧找人给我把墙砌好……”

我看这形势不对,上次看到那个洞口就有些诡异,难道菊香的死和那个洞有关?我赶忙对李地主说:“这件事恐怕不简单,我们还是去看看,有什么症状也好提前下药!”

李地主连声说是,说话间我们来到了后院,只见那洞口和狗洞似的。用火把一照,发现洞口有无数密密麻麻的抓痕,而且带着血迹,和我在麻栗山遇到的一模一样,难道攻击猎犬黑八的和在这里作祟的是一个东西?

我看了一下狗尸,白色的皮毛被撕成了碎片,手段和山闹儿那条死犬相同,难道是他?我的心里有了几分盘算,如果真是他,那可就麻烦了!

李地主看着狗尸嘴角抽搐着说:“这事儿完了么?”

我没好气地说:“这才刚开始,大戏还在后头呢!赶紧给菊香换衣服,今夜就钉棺,明天巡棺之后直接火葬,免得留下祸端!”

仆人忙碌着,不一会儿就砌好了墙洞,李地主张罗着开棺给菊香换衣服。灵堂上众人一脸恐惧,我念了驱鬼咒,将一张黄符拍到了棺材上,吩咐下人挪开磨盘。

几个家丁颤颤巍巍,刚要去搬棺材上的磨盘,突然棺材板咔的一声,顿时把众人吓得蔫了。我觉得诡异,心里也是害怕,但不能露怯,大声说:“这是棺材板太干,估计是翘了,没事!大家赶紧起开磨盘!”

众人听说没事,这才安心了,七手八脚搬开了磨盘,就在这时,棺材板又是咔咔咔的乱响,难不成菊香又被那东西附体了?

几个仆人吓得四散而逃,李地主的老婆吓得抖成了一团,和李地主抱在一起很是狼狈。李地主的傻儿子跑了进来,手里拿着哭丧棒说:“爹,娘,菊香来了,菊香来了……”

他这一叫不要紧,刚才几个胆大的仆人也被吓得逃掉了。我手扶着棺材一听,里面有喘气声,真是日鬼了,菊香不是死了嘛!没听说过死人也会喘气啊!

棺材啪的一声被顶开了,我差点儿被吓得趴下,只见一颗圆溜溜的头从棺材里伸了出来,日他先人,竟然是狗子这天杀的奴才!

狗子从棺材里跳了出来,稀里哗啦哭不成样子,我急忙问怎么回事?

狗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那夜,见到菊香活了之后跑到老爷房里,之后他钻到桌子底下,然后就昏死过去了,醒来发现自己躺在黑漆漆的柜子里,听见外面有人说磨盘什么的……”

李地主一下跳的有二尺高,一脸吃惊地问:“你说你被装进了棺材里,那这两天外面的那个狗子是谁?”

这一问不要紧,狗子也愣住了,然后问了几件事,狗子一概不知,这下把李地主吓得够呛!原来狗子被掉了包,这两天李地主一直和那鬼东西在一起。

我突然一看不对,刚才棺材出来的狗子,眉心怎么会有一团黑气?

狗子显得非常紧张,左顾右盼神色匆忙,手在衣服上抓来抓去,看来这小子真是心里有鬼。狗子看了一眼磨盘,双腿开始发抖,脸色非常苍白。

这时,另一个狗子从房门了跑了进来,刚喊了一声老爷,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看着两个狗子,李地主大张着口脸色大变。

我急忙从符袋里夹出一张符,一把抓住刚从棺材里出来的假狗子,念着镇邪咒道:“天罡地煞,九尺阴阳,神鬼象形,镇邪除灾,急急如律令!”

眨眼间,我一挥手祭出了黄符,狗子脸色大变避无可避,一团黑气狂涌而出,我看到门口一个血影飘过,果然是他!

他现在不光要附在死尸身上,还要用狗血养魂,看来已经非常虚弱了,不过这小子也太狡猾了,一时之间也拿他没办法!

他不是别人,正是那耍猴人刀疤脸。他被灰灰撕裂之后,用秘法保住了神魂,然后在林中杀了猎狗取血养魂,之后又跑到了李地主家。磨盘有镇煞的作用,刚刚搬开磨盘,他竟然用秘术幻化成了狗子的模样,企图骗过我们……

那他第一次挖洞到李地主家干什么?难道李地主家有什么东西镇压着他,非要在院墙上挖洞进来。这么说,他早就不是活人了,而是一具活养尸。

刀疤脸躲在了棺材里,那刚刚又是谁在墙上挖洞,并且杀了猎狗雪里白,难不成是刀疤脸的同伴?

我想起了蓝袍小道无鞘铁剑上的血珠,可能就是刀疤脸同伴的……

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如果他是活养尸,那么他背后,一定非常厉害的有术人在施法,看来鬼尸门的养尸术非常了得,竟然能养出刀疤脸这种厉害的角色。

刀疤脸的魂魄散去,菊香恢复了真身,李地主已经瘫软在地,狗子手扶着门框直哆嗦。

“这……这……这……这也太骇人了……”李地主半天憋出了一句话,我也懒得理会他们,急忙放下菊香的尸体夺门而出,狂奔着往家里跑去,刀疤脸说不定会去役使灰灰。

我捏了一把汗,赶到门口的时候,门缝里吹来阵阵阴风。吊脚楼上笼罩着一团黑气,灰灰在房间里吱哇吱哇乱叫着。果不其然,他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灰灰!

为了不打草惊蛇,我翻墙而入,手里捏着黄符随时准备祭出!

刚上了二楼,就看到一团矮小的血影在门口守着,鬼头鬼脑贼眉鼠眼,肯定是刀疤脸的同伙。不过,这家伙看起来非常虚弱。

灰灰的尖叫声越来越剧烈,我不由分说念了天雷咒,将黄符嗖的祭出击中了矮小的血影。那家伙毫无防备,没来及憋出一个响屁就被我一下击中要害,顿时魂飞魄散。

我偷眼往门缝里一看,刀疤脸的血影非常稳定,用五指抓着灰灰的头念着古怪的咒语。看来他不是想役使灰灰,而是要用灰灰的精血养魂。

“狗日的,看符!”我一把推开门,大喊一声祭出了雷符,一道紫电劈向了刀疤脸,只见他身子一闪血影凭空消失了。

我除了会一些符咒之外,对巫道是一知半解,此刻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有劲使不出。如果阿爸在,一个指诀就能让刀疤脸魂飞魄散。

房里阴气波动着,看来刀疤脸的血魂还在,虽然看不见,但那种阴气的威胁一直没有消除。刀疤脸之所以不敢出来,是忌惮我手中的灵符,灵符对鬼魂来说伤害非常大,被击中有可能就会魂飞魄散。

灰灰从惊慌中恢复过来,一个飞身跃到了我的肩头,对着西南角吱吱乱叫。动物往往有灵性,能看到人看不到的东西,它对着西南角发威,说明刀疤脸的血魂就在那里。

我悄悄从符袋捏出一张符,假装往门口走,按说血魂一定会趁机偷袭。果不其然,灰灰叫的更加厉害,一丝轻微的阴气波动着向我后背袭来。

就是现在!我不由分说祭出了五行雷符,嘴里爆喝一声:“赫赫阴阳,五行神将,金木水火,一字金光,急急如律令!”紧接着一下咬破中指,飞出了一缕精血。

只见五行雷符爆发出来淡淡的白光,随即发出了一阵闷响,将刀疤脸的血影打了出来。

刀疤脸见形势不好,就要逃走,我哪能让它如意,急忙念动镇邪咒。刀疤脸面目变得狰狞,咆哮着向我扑来。

我心里大惊,刚要抖符袋,房门啪的一下被震开,我被巨力一下掀翻在地。冷不丁往房门一看,只见一鬼童子扑了进来,斗大的婴儿头满脸青光,骇人的紧。

鬼童子手里拿着半截骨剑,嘴里呀呀叫着向我刺来。我来不及躲避,急忙在地上滚了几下,一个翻身抡起竹椅向鬼童子砸去。

这鬼童子也是厉害,手里的骨剑看着不起眼,竟然异常的锋利,一下就将竹椅砍的四散。刀疤脸的鬼影趁机夺门而出,鬼童子飞身而去。

我刚想追出去,就被一把手拉住了,回头一看吃了一惊。

怎么会是他?刚刚我感到被什么东西袭击了一下,不会是他阴我吧?

我一阵疑惑问道:“怎么是你,你什么时候躲进我家的?”

上一篇:第九章 雪奶童颜小妖精 下一篇:第十一章 凶尸树葬林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