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我往洞穴深处一看,一双绿油油的眼睛一闪一闪,发出了吱吱的叫声,还有轻微的脚步声,看来刚刚的声音就是这怪物弄出来的。

俗话说,山有山神,河有河伯,树有树妖,洞有洞鬼。

难不成我们遇见洞鬼了?

我摸了一下衣兜,幸好带了火折子,刚才只顾着逃跑,竟然忘了点火。我拿出火折子打着,这才看清那怪物是什么,原来正是我的老友灰灰。

不过,此刻灰灰呲牙咧嘴,张牙舞爪,全身的灰毛倒立了起来,火焰般的尾巴直立着,要攻击我们。它眼睛里的绿光更是诡异,好像中了什么邪术。

看到火折子,灰灰更加的愤怒了,它双眼突然充血,雪白的獠牙快速变长,真像是传说中的僵尸。

灰灰突然腾空跃起向着我扑来,我看到它一扭动抓向了旁边阿依莎,急忙挺身而出阻挡。如果它伤了阿依莎,我会难过,如果阿依莎打伤它,我也会难过,我不想让他们任何一个受伤。

阿依莎一把推开了我,腰间的蛇鞭倏尔飞出,就要和灰灰相撞。

不要!我大喊一声,但是已经迟了,鞭梢已经击向了灰灰。

但让我吃惊的是,灰灰竟然一下子拽住了蛇鞭,扑向了阿依莎。

我急忙从符袋夹出一张聚气符,念着聚气咒道:天清地灵,万物清明,神龙卧虎,藏风聚气,急急如律令!

眨眼间掐了一个指诀,一挥手祭出了聚气符。

一团白色的气体嗖的飞了过去,挡在了阿依莎身前。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我抽身到了灰灰眼前,大声说:灰灰不要打,我是阿蛋!

阿蛋是我在耍猴期间的名字,灰灰听到我的声音顿了一下,随即又腾起。

不过它没有再攻击我们,而是非常痛苦撞向了岩洞,狂烈的抓着岩石,十指指甲尽断,显得非常痛苦。鲜血染红了它是双臂,顺着青灰色的毛不断滴落。

灰灰,你怎么了!我说着走向了灰灰,只见它眼睛里爆射出了精光,瞬间变得血红。

阿依莎急忙一把抓着我说:傻蛋,你不要命啦!它中了鬼尸咒了,现在被控制着。你刚才唤醒了它的部分记忆,但是那控制力非常强,现在它就要迷失了。我们得赶紧走,不然它会爆发出邪力攻击我们,到那时候,我恐怕也抵挡不住。

灰灰血红的眼睛里充斥着泪花,它咬着牙十指抓进了岩石,吱吱怪叫着想要让我离开。看到灰灰痛苦的表情,我非常难受,我不能走,对!我要救它!

我扑向了灰灰,抱住它的头说:灰灰,我是来找你的,我这就带你走,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你!

灰灰听得懂我话,它的身子剧烈颤抖着,突然嗷的一声哀嚎,一下将我撞飞了。

“哼!你们谁也别想走!我要把你们全部炼成血尸,供我役使!哈哈哈……”听到凄厉的声音,我翻身看到那刀疤脸站在洞口,堵住了我们。

我心里叫苦不迭,看来这是误打误撞跑到刀疤脸的老巢里了!

嗖嗖嗖嗖嗖!

墙壁上亮起了点点鬼火,青光闪耀,将洞窟照耀的更加诡异。

刀疤脸身边跟着五个僵尸,都和鬼童子似的,脑袋特别大,铁青的面皮没有头发,很是邪恶!怪不得刚刚脚步声很密集,看来就是这些僵尸发出的。

刀疤脸叮叮叮摇着青铜铃,五个僵尸向我扑来,灰灰听到铃声,突然爆发出了邪气,扑向了阿依莎。

我急忙一下子从符袋夹出了所有符箓,然后念开灵咒道:天门开,地户裂,阴阳走,神开明,急急如律令!说着将开灵符贴到了柴刀上,柴刀顿时发出了淡淡的白光。

阿依莎和灰灰打的难解难分,我看到灰灰爆发出的力量,非常惊人,看来这邪术很是了得。刀疤脸挥舞着鬼尸令,念着咒语也扑向了阿依莎。

五个僵尸向我扑来,我没工夫看那边,这僵尸虽然不是很强悍,但也够我喝一壶。

突然,五个僵尸站成了一列,从我的方向看就像一只,不知道搞什么幌子!

僵尸瞬间向我扑来,快要接近我时,突然分身而出,像千手观音似的,五只一下子对着我抓来。

僵尸全身黑色的鬃毛发亮,嘴里嗬嗬着,腐烂的臭气熏人。

我挥起柴刀砍向了起首的一只,僵尸以为我的柴刀只是普通刀,没有提防一下子用手臂迎了上来。

我冷哼一声,卯足了劲儿,气沉丹田力聚掌心,手臂大筋灌输着一股蛮力。外加柴刀开了灵,就像那开了光的桃木剑,一下子砍掉了僵尸的胳膊,一股黑气喷射而出。

这尸气非常猛烈,我哪敢和它正面对抗,一个侧身躲避。刚闪过,避开被尸毒袭击,结果一不留神,后背嘭的被撞了一下。顿时喉咙一甜,五脏六腑翻江倒海,肠子心肺都被震荡地脱了结。

我赶紧矮身,一个低扫腿,那僵尸虽然威猛,但是没有灵窍,被我一脚扫翻在地。我一跃而起,像武松打虎似的,骑在僵尸背上,手起刀落就要将其斩首。

这时,四只黑色的利爪带着劲风,七寸长的钢铁指甲向我挥来。

我不敢托大,一个后仰躺倒压着僵尸,这才发现身后也有四只利爪。幸好我眼疾手快,不然被扎成马蜂窝了。

四只僵尸竟然撞在了一起,我赶紧念着火雷咒:赫赫阴阳,惊雷神将,电光一线,镇尸伏僵,急急如律令!

眨眼间祭出了火雷符,只听空气中噼里啪啦乱响,接着凝结成了一个鸡蛋大的光球,白光一闪击向了四只僵尸。

四只僵尸嗬嗬乱叫,浑身冒出了黑烟,跳舞似的摇摆着,嘴里喷着尸气。

间隙之间,我一看那边,阿依莎念着咒语,蛇鞭打出了一朵朵红色的火焰,在洞窟中一闪一闪。

而刀疤脸也不甘示弱,手里的鬼尸令不断的催动,黑色的鬼气不断涌出,竟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骷髅鬼,长蛇般的触手不断和蛇鞭纠缠。

灰灰呢!我突然意识到灰灰不见了,急忙定睛一看,阿依莎身后闪着两点红光,急忙喊了一声让阿依莎小心。阿依莎胸脯起伏,额头挂着豆大的汗珠,鼻尖上也析出了一层汗。

我一愣,那四只僵尸呢?

我看到身下的僵尸突然强壮了不少,它手里攥着一根大腿,嘎嘣嘎嘣咀嚼着。他先人个板板,这孽障竟然吞食了另外四个,将尸气和尸毒全部融为一体。

符箓已经一张都没了,而柴刀上的灵气也快要散尽。

我一下砍向了僵尸的咽喉,但这狗东西,竟然毫不回避。锋利的柴刀在它脖子上哐的一下,就像砍刀了石头上,只留下一道白痕。

嗬嗬嗬,嗬嗬嗬,嗬嗬嗬……

它嘴里发出了一连串怪声,钢铁般的双臂一下子钳住了我的身子,我动弹不得。只见七寸长的獠牙向我咬来,强烈的尸气散发着酸臭味,口水都喷到了我的脸上。

我心里叫苦,小命就要交待在这洞里了。我不甘心,用柴刀连续捅着僵尸的肚皮,这家伙哈哈哈的怪笑,真是听的人揪心。

太奇怪了,难道僵尸也有笑点?

我突生奇想,用另一只手摸到了它的胳肢窝下,不断地挠着。只见这家伙笑的不行了,竟然倒在了地上,嘴里黑色的液体乱喷,真他娘的恶心。

我缓缓起身,看来这僵尸的弱点就是笑穴,脚掌的神经最为密集,也是笑穴的根源。我一边让它笑的没时间起身,往它的脚掌一看。好家伙,脚心光秃秃的,没有一根毛,两片红色的血斑,这就是它的死穴了。

这时,僵尸似乎感觉到了,我不给它任何喘息的机会,反手就是一剜心刀。

这家伙脚心死穴被我击中,呜嗷一声,就要蹿起来。

嘿嘿!我哪能让它得逞,一个倒骑毛驴,一把掰起它的腿,手起刀落一片红肉飞起。心想,这次狗日的死绝了吧!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它竟然要鱼死网破,拉我垫背!钢爪似的十指向我刺来。我急忙翻身前滚,但是晚了一步,被它击中了后背。

我滚了三下,背脊火辣辣的,翻身而起,看到奄奄一息僵尸。我快刀斩乱麻,将它剁成了七七四十九段。顿时累的虚脱了,一屁股坐到地上喘粗气。

傻蛋,快来帮我!

阿依莎小脸通红,娇喘吁吁,她不断后退着,被刀疤脸和灰灰逼到了角落。

我什么时候成傻蛋了!看到形势危急,一把甩出柴刀,当做暗器用了。柴刀在空中嗖嗖嗖旋转着,我看不好,方向不对,砍向了阿依莎!

只见阿依莎一抖蛇鞭,鞭梢挽起一朵红花打向了柴刀,然后柴刀飞向了刀疤脸。

蠢蛋,我让你帮我打他,不是让你打我!阿依莎嗔怒,嘴里骂着。我也是无语,这他娘我又不是飞刀门的,咳!这准头差一点儿,也是难免的嘛!

我四周找了一下,没有什么武器,急的上蹿下跳。

突然,看到墙角放着一个黑袋子,里面冒着酸臭味。我一看里面装着半布袋黑色粉末,好像是黑尸粉,专门是炼制僵尸用的。这黑尸粉是又臭又毒,人沾上就会皮肤溃烂。

我一把抓起布袋向刀疤脸跑去,向阿依莎大喊一声:阿依莎,让开!

阿依莎见形势不对,急忙脚尖一点岩壁,一个腾空翻飞蹿到了我身后。我看灰灰离刀疤脸较远,大喊一声:狗日的看招。

刀疤脸起先一愣,笑着说:我看你搞什么幌子!

我从身后急速拿出布袋,手抓着底部,一个推送黑色的粉末扑向了刀疤脸。

刀疤脸抽搐一下,面色大变,在那边杀猪似的怪叫。

我急忙三步跳过去,拉起灰灰拽着阿依莎往洞口跑去。

灰灰元气损耗不少,邪气也散了个差不多,外加没有了摄魂铃和刀疤脸的咒语,清醒了不少,竟然认出了我,嘴里吱吱叫着,不断用手挠我的头发。

就在这时,我听到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看到一具血淋淋的尸体追来,就像被扒了皮似的,非常可怕,但我认出那就是中了黑尸粉的刀疤脸。

洞口的树藤哗啦一下被掀开了,我看到前面站着一个小矮子,嘴里说道:我看你往哪里跑!

上一篇:第六章 红口白牙瓦蓝眼 下一篇:第八章 蝎子倒爬城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