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我的个乖乖,这次真是遇到鬼了,怪不得山闹儿一路走样,就连声音也变了,难不成是那草头姥姥变的?

这种时候,千万不能露怯,不然会死的更惨,我面不改色地说:我早就发现你不对了,你究竟是谁?

灰色的水汽弥散着,我跟着山闹儿往前走去。不对,不是山闹儿,而是神秘人!

就在我刚才问出那句话的时候,‘山闹儿’突然念起了古怪的法咒,手掐着诡异的法诀,突然变了另外一个人。

你道是谁?就是那天在麻石寨,将我拽住的蓝袍小道。

你是谁,为什么要跟踪我?

蓝袍小道看着荒草说:你没必要知道,我和你阿爸有约定,帮你三次。

我心里越加的狐疑,我阿爸在湘西有名的巫医,术道更是高深,会求这么一个毛头小子?

这孙子不知道是不是暗中监视我,知道我的一举一动,这才潜入了迷魂凼,弄掉了山闹儿。如果真是我阿爸托的,为啥不光明正大,而要神神秘秘的?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他到底是谁?

这个人实在是太神秘了,一身蓝袍之下罩着雪白的衣衫,一幅生人勿进的样子,凄冷的眼神让人不敢直视。

突然,灰色的水汽变成了一团团鬼黑气,在天空飞来飞去,傻子都能看出这地方有煞气!而且还有可怕的恶鬼。

蓝袍小道掐了一个法诀,所有的鬼气煞阴恶鬼不见了,看来他的本事不一般啊!

我突然想起,这家伙刚刚用的可能是幻身术,那他不是山闹儿,山闹儿去哪儿了?不会被他杀了吧!想到这里我一下急了,拽住他的衣摆说道:山闹儿呢!你是不是把他杀了?

蓝袍小道冷冷地盯了我一眼,看着衣摆说:放手!

我急忙放开,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语气僵硬地说:那个傻蛋在睡觉呢!一时半刻醒不了,出山的时候你自然会见到他!

听到山闹儿没事我就放心了,不过看到这蓝袍小道,我就厌恶。他奶奶个熊,好像老子欠他大洋似的!这人实在不好相处,说不定一言不合就会杀人,我不得不小心行事。

水雾消失了,一片高大的榕树林无边无际,里面树藤草蔓交缠,走起来非常困难。

我用柴刀看着树杈子开路,蓝袍小道在后面跟着,时不时给我指方向。

七拐八拐的,走了大概半个时辰的样子,他突然走到前面,一挥手让停下。

看到他紧张的样子,我感觉不妙,可能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突然,前面的榕树枝叶一阵晃动,两三只山猴子吱吱叫着,攀援跳跃着往远处蹿去。

蓝袍小道突然一伸手,打出了一蓬银光,可能是什么暗器,山猴子稀里哗啦地掉在了地上,痛苦的抽搐着。

我当时火了,这些山猴子招你惹你了,急忙一把扭住蓝袍小道说:你为什么杀这些山猴子,他们和你有仇吗?

蓝袍小道一挥手,把我甩在了地上,用不屑的眼神看着我说:不想死,就别废话!

我比他小三四岁,身体又没他壮,而且他道行不浅手段很是毒辣,我只能吃瘪。心里骂了三千遍,过去一看,我差点儿被吓的栽倒。

那些山猴子的身上冒出了黑气,带着无数的怨念,可能是中了什么厉害的邪术,幸好死了,不然定是大祸害。每一只猴子的眉心有一个红点,看来这小道士真手法精准,遇者必死!

这原始的榕树林就像一个天然的洞窟,各种藤蔓形成了无数的洞穴,隐藏一个人来,非常容易,就算遇到野兽,也可以躲起来。

我看到树藤之间一抹红影飘过,仔细看时又什么都没有,难道是幻觉?

蓝袍小道突然蹿了出去,往红影的方向追去。我急忙追赶,但是没能追上,这下子可糟了。

一个人在这深山老林,说不出的害怕,往四下一看都是树,辩不过东南西北,就连荒芜的小路也没有。

就在我摸着下巴思考往那边走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的咯咯地笑声,我以为是草头姥姥来了,吓得差点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回头看到一个红衣女子,面罩轻纱,头发辫成了无数个小辫,小脸用轻纱遮挡,看起来非常神秘。

女子迈着轻柔的步子向我走来,那三围真是霸道,波涛汹涌的,让人馋涎欲滴。就是我这样的淡定的人,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我仔细一打量,这红衣女子的眼睛是淡蓝色的,而且眉心有一颗红痣,耳朵上吊着很大的耳环,这他妈是人是妖?

我想起书上说,西域人耳坠银环,面罩轻纱,黑发碧眼,面白胸大,难道这女的是西域人?怪不得胸那么大!

如果说是西域人,就更让我迷惑了,南疆西域相隔万里,这女子从万里之外跑来,恐怕是来者不善呐!

我看到女子腰间缠着九节蛇鞭,更加确定她是西域人了。因为西域人善于役使毒蛇怪蟒,擅长鞭术,耍鞭子玩蟒蛇的,基本上都是西域出来的!

红衣女子停在了我十步之遥,她仔细打量着我,好像见到了什么猎物。虽然有面纱遮挡,我依然能感觉到她在微笑,月牙般的小嘴弯着,柳叶眉桃花眼,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蛇蝎美人,长得越是这种漂亮的,越是歹毒,什么苏妲己、武则天、吕太后、苏小小、潘金莲……,咳!这种真是举不胜举,所以我得加倍小心。

“咯咯咯,你就是滕玉泉?”红衣女子咯咯笑着,款摆着腰肢,真他娘的勾魂摄魄。一双眼睛说不出的柔情,如果不是我修行了巫医道术,恐怕早就被她的媚术迷惑了。

红衣女子见到我神色不乱,显得有些惊讶,但脸上的微笑一刻也不曾消减。

看她风骚的样子,我也没心情和她闲扯,她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这让我感到惊慌,她是第二个认识我的陌生人,第一个是蓝袍小道。

对了,蓝袍小道呢?刚才那红影一定就是眼前的女子,她故意引开了蓝袍小道,到底意欲何为?蓝袍小道都中了她的道,看来我是万万没有机会逃脱了。

如果她要杀我,那我也就被怪我不留情,纵使你百炼精钢,只要我使出压箱底的秘法,也能和你鱼死网破。

我神色淡然,面不改色地说:正是在下,你是何人,为何晓得我的名字?

红衣女子见我故作深沉,笑的花枝乱颤,咯咯笑着说:你别误会,是你阿爸让我在暗中保护你,刚刚那蓝袍小道要害你,我不得不出手将他支走。不然,嘻嘻嘻,你现在已经变成一堆白骨了!

听到红衣女子的话我打了一个激灵,但随即又发觉不对,蓝袍道士说是受了阿爸嘱托,而红衣女子也说是阿爸让她暗中保护我,这到底是怎么一会事儿?

阿爸跟着青袍道人离开时,他带走了祭器三尺青锋,可能是遇到了大的麻烦,但是也没必要请这么多高手,专门保护我啊!

红衣女子见我不信,猛地一下抽出蛇鞭,在虚空啪啪啪的乱打。鞭梢卷起了一朵朵红色的气息,接着猛力向着我挥来。

妈呀!我心里叫苦,这要是被击中,岂不是要当场毙命。速度之快,电光火石之间,已经照着我的面门劈来。不给我还手之力,纵然我有压箱底的秘法,也没机会使出。

我一咬牙梗着脖子,你他娘的有种劈死我!蛇鞭唰的一下擦着我的发梢掠过,我的身后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尖叫,那声音甭提有多瘆人了!

红衣女子的面纱被风吹的轻轻扬起,露出了一张白皙俊美的脸,我一下子惊呆了,真是太美了。

我吞了一下口水,急忙回头,看到地上一只筛子大的八爪鱼,一条条恶心的肉爪上带着黄豆大的白色颗粒,冒着黑水呀呀嗷嗷叫着。

八爪鱼长着一个婴儿般变异的大脑袋,恶心的令人发指,任谁见了都想一脚踩爆。

这八爪鱼已经有一定道行了,看来是被下了什么邪术,里面养着恶鬼,如果不超度一下,恐怕会害人!我急忙手伸进符袋里,打算找一找引渡符,将它超度了。

不等我夹出符箓,红衣女子掐了一个法诀,口中念着古老的经文,然后蛇鞭唰的一下,鞭梢带着一团火焰击中了八爪鱼,那东西瞬间被打的灰飞烟灭。

你干嘛打死它!我心里不快的问了一句,这东西虽然中了邪咒,但也不是非杀不可。万物有灵,本当敬重任何一个灵魂,因果轮回,说不定那一世自己也投胎成八爪鱼。

红衣女子抛了一个媚眼,暗送秋波似的说:咯咯咯,它要杀了你,我为了保护你,杀了它这是你欠它,关我什么事?

我气的说不出话来,这是他娘的哪门子歪理?

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远处响起了树叶摇动声,明显有人在往这边赶来。

红衣女子一下拽着我的手说:快躲起来,怪物来了!

听到怪物二字,看到她一脸的惊恐,我哪敢耽搁,先躲起来再说!

我和红衣女子钻进了树藤形成的洞里,在缝隙间观察着,脚步声突然消失了。就在我满腹狐疑的时候,听到头顶上嚓嚓地响。

红衣女子食指竖在嘴边,打了噤声的手势,用手往头顶指指。

我心乱如麻,难道被那怪物发现了藏身之处?

狭小的树藤洞,挤得要命,红衣女子那对小山般的雪奶压在我的背上,惹得人燥热难耐,不过挺舒服的,就是不知道手感咋样!

咳!咋能乱想,现在是什么时候?出一个大气都可能被发现,保命要紧!

我刚想探出头去,被红衣女子一下扯住了,我从树藤的缝隙中,看到不远处黑气腾腾。仔细一看,我的个乖乖,这是哪路邪神,长得也太恐怖了。

上一篇:第四章 迷魂凼 下一篇:第六章 红口白牙瓦蓝眼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