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柳树摇曳着,四下鸟鸣不断。

我一瞧,他先人个板板,还真是一只大鳖。

这鳖嘴里衔着一根藤蔓,怪不得刚才拉不动。两只黄豆大的眼睛闪着金光,背上有无数紫色的鬼蚊,绿毛铮铮的还想咬人呢!

大鳖被我甩到了草中,竟然一下翻身向草丛钻去,动作非常麻利。

我啧啧称奇,一般的鳖只要四脚朝天,就翻不过来,而且这鳖不光翻身了,逃跑的动作异常的快,恐怕不是凡物。

山闹儿过去一把捉住了大鳖,嘴里嘀咕着,我问他怎么回事,只听他尖叫道:他娘的,这大鳖背上有九个金斑,有九千年了!

根据斑纹判断龟鳖的寿数是比较准,真有九千年,我的个先人呐,这难不成是龟丞相?幸亏被我们钓上来了,不然等它在修炼二年,岂不是要变成妖怪了?

我想起医书上说,金眼鬼纹绿毛鳖,乃是天地灵物,龟甲是难得的良药,看来这是天意啊!

说话间,我们收了钓钩提了鱼篓往回走,没想到今天收获颇丰,还钓到两条鲤鱼和一条草鱼。

山闹儿回家给他爸妈说了一声,就跑到我家,说要吃清蒸鲤鱼,糖醋鲤鱼,闷烧鱼羹,还有蒸大鳖!这小子,还没做呢!口水就流了一地。

说话间生火造饭,我倒了一盆清水,在水里倒了一些米酒,这绿毛鳖没几下就醉了,我轻轻的剥下了龟甲放好,打算将其开膛破肚。

我的刀子刚刺进去,这鳖竟然流下几滴眼泪,真是奇了?

我心里暗骂你哭个屁,生来就是被人吃的货!一咬牙,呲啦呲啦挑开了。看到它肚子里的东西,我一下子愣住了,半天没回过神来。

山闹儿跑过来一看,大叫一声:我的个亲娘咧,这是啥子玩意儿?

我叫苦不迭,你当我从绿毛鳖肚子里翻出了啥?

山闹儿一把拿过我手中的纸条,嘴里念道:灵芝三株、人参一棵、黄精五条……

他念完一瞅我说:咋了个丫子么?难道这鳖有灵气了,知道寿数已尽,告诉我们在炖它的时候,加上这些草药?

我心里暗骂晦气,这孙子只知道吃,还不知道惹上大祸了。

这张药方正是我开给草头姥姥的,我记得她把药方塞到了儿子身上,难道这金眼鬼纹绿毛鳖,就是草头姥姥的儿子?

就这么屁大一会儿功夫,怎么她那龟儿子就跑到红柳塘里了?

我的个乖乖,这下子玩完了!草头姥姥要是知道我宰了她儿子,非得剥了我的皮不可。

山闹儿还在嘀咕,我一把躲过他手上的药方,塞到灶膛里烧掉了。

然后对山闹儿说:这个事情,千万要保密,这是天机,吃了这绿毛鳖的肉,可以长生不老。但是如果说出去,道破了天机,就会被五雷轰顶。死了要下地狱,刀山油锅,永世不得超生……

山闹儿傻里吧唧的问:难不成鳖肉是唐僧肉咧,吃了还有长生不老的效果,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飞呐……

这小子越说越没影了,我急忙打住说:得,得,得,你小子一定要保守秘密,不然会遭天谴的!

山闹儿这才反应过来,指天拍胸地说:就是打死我,也不会说出去!

我和山闹儿将鳖肉直接大火炖开,再文火慢炖,然后用小火焖着,出锅时分为的清香。

吃肉喝汤,吃的那个舒畅和惬意,管她草头姥姥还是草头公公,只要把骨头埋了,谁知道是我杀了她儿子?吃的肉拉出来,难道她还能辨别出不成?

山闹儿吃的满嘴流油,叫嚷着要喝酒,光吃肉不喝酒,就像娶了老婆不上炕,干憋着,不舒坦!

平日里阿爸在家,不让喝酒,我也是馋的紧。现在趁着阿爸不在,我搬出一坛子米酒,和山闹儿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几碗米酒下肚,酣畅淋漓,不知不觉,整个人开始发飘。

醒来时太阳都晒屁股了,我一翻身急忙收拾骨头,心叫不好,这么重要的事差点儿忘了。万一草头姥姥找来,那可就是吃不了兜着走。

我叫了两声,山闹儿嘟囔着再睡一会儿。我没好气一把扯掉了被子,在他屁股踹了一脚,山闹儿骨碌一下滚到了地上,哇哩哇啦说着胡话!

弄醒了山闹儿,我俩一溜烟跑到了李地主家的屋后,抄起铁锨就挖坑,把骨头埋了拍拍土这才算完。

突然听到啪嗒啪嗒的脚步声,我们急忙躲进了草丛,看到李地主踏着鞋背着手,在屋子周围溜达!

狗子!狗子!李地主扯着脖子公鸭喊了两声,一个瘦里吧唧的男子跑了过来,哈着腰说:老爷,咋啦?

李地主冷哼一声说:咋啦!你没看到房屋后面被人破坏了吗?

我暗叫不好,李地主发现我们了,这被他扭送到土司衙门,岂不是要吃大亏?

刚要跑,只听那叫狗子的人说:老爷,这也不是啥大事!可能是兔子打的洞!

我这才发现,李地主家的院墙上有一个洞,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和狗洞似的,非常诡异。原来不是发现了我们,我的心这才算放到了肚子里。

我和山闹儿悄悄从草丛溜走,跑到了苞米地里面,祸害了一番苞米。又钻进了甘蔗田中,嘴里嚼着甘蔗,直到甜味让人心里发酸才肯罢休。

临走,我和山闹儿各自折了几截,躺在了山坡上边吃边晒太阳。

我把灰灰的事情简单的告诉了山闹儿,这小子一拍大腿说:这还得了!这可不行呀!我们要赶紧哇!说不定过两天,刀疤脸就要出山去咧!到时候想找都找不到了,更别说救咧!

我说:这哇!我也是为难,听说那刀疤脸会妖术,还不简一颗蛋呐!

山闹儿一拍手说:这个哇!你不是那大巫医,斩妖除魔,给他一拍手呐!飞出两道符,打得他屁滚尿流咧!

我心里叫苦,还打得人家屁滚尿流,别被掐死就算好了。想起麻叔的话,我心里就犯怵。刀疤脸那孙子不知道是干啥的,邪乎的厉害!但是为了救灰灰,我不得不以身犯险,错过这次机会,再要找可就难了!

刀疤脸住在麻栗山的迷魂凼里,那块地界,没有几个人敢进去。

“到底要不要去哇?”山闹儿盯着我看。

“要!”我一口气答应了下来!

前几年,土匪头子龙在天抢了粮食,带着一伙喽喽兵钻了进去,就没见出来过。还有一个黄金部队,说是来挖金子的,当时也是一去不复返。

讲古的老人常说,迷魂凼,奇中奇,进的其中来生还不容易。

迷魂凼里孤魂野鬼游荡,枯骨到处皆是。三千里沙河,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遇者则死,无一全者……

初生牛犊不怕虎,在山里野惯了,什么事都敢做,那里都去得!我和山闹儿带了水壶干粮,牵了猎狗就进山了。

山闹儿扛着歪把子,这是他老子从逃兵手里买来的,是打猎利器。拉一下打一下,射程不是很远,但防身足够了。

麻栗山我只跑过两趟,知道迷魂凼的大体位置。

深山密林,蒿草比人高,路也是隐隐约约,若有若无。这种地方很容易迷路,幸好有猎狗带路,我们才不至于迷了。

眼前突然亮堂了一些,我们到了珙桐林。珙桐枝叶繁茂,叶大如桑,紫红色的珙桐花,花序基部两片大而洁白的总苞,花形似鸽子展翅,很是好看。

但这野兽出没的山林,我们也不敢耽搁,在珙桐林中走了一顿饭的功夫,眼前出现了起起伏伏的山包。

山包的四周,笼罩着暗灰色的水汽,朦朦胧胧看不清里面到底有什么,看来我们到迷魂凼边缘了。

怕猎犬乱叫,我用布团塞了黑八的嘴,山闹儿也塞了自家的猎犬。

我们把猎犬拴在了附近的树上,这迷魂凼带着猎犬也没用。

山闹儿探头探脑,我知道这小子又怯了,赶紧骂道:你他娘的害怕了就回家,不然带着你也是个累赘,我知道你胆小……

山闹儿一扯脖子说:谁害怕了,谁害怕了,进就进!

他大步向前走去,一愣神的功夫就不见了。

我急忙赶了上去,山闹儿这孙子跑哪里去了,怎么突然蒸发了似的!

我踮着脚往远处看了看,但是水汽太重根本看远,别说山闹儿害怕,我都开始打退堂鼓了。一只冰凉的手突然搭在了我的肩膀说,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完了,出门忘了看黄历,不知道这是犯了哪门子的煞星。

我一扭头,看到山闹儿盯着我看,我气的跳起来,劈头盖脸的将他打了一通,骂道:你个狗杀才,装神弄鬼搞什么幌子!

山闹儿一动不动,脸上没有一点儿表情,他娘的这孙子不正常,刚进来就中了邪!没想到这迷魂凼这么麻缠,这还没打仗,就损兵折将,那进去岂不是要粉身碎骨了!

山闹儿冷冷地说:走吧!

说着往前走去,这小子声音也变了,身上没有一点儿鬼气,不像是中邪,可能是吃错哪门子药了!感觉怪怪的,管他呢!反正没事就行。

草丛里满是露水,我的裤腿湿透了,鞋子也吧唧吧唧响,草籽咯的人脚痛。身边的阴气越来越重,灰色的水汽浓的看不清十步之内的东西。

身边不时有诡异的声音传来,我听到了哭声笑声呐喊声,还有莫名的尖叫。看来老人们讲的是真的,这迷魂凼里果然是冤魂遍野,野鬼满地。

我一脚踩到了什么上,差点儿一下摔倒。低头一看原来是一个白森森的头盖骨,心里一阵恶寒。这才发觉遍地白骨,骇人的紧!

山闹儿看我不走了,语气冰冷催促说:别磨蹭,赶紧的!

说完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感觉山闹儿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胆子比我还大!身后阴风一阵一阵的,吹的我心里发毛,我紧了紧腰带,急忙跟了上去。

这迷魂凼真是鬼地方,阴气重的要命,我右臂的胎记处凉飕飕的,我知道胎记又开始吞食阴煞之气了。

听到女婴的哭泣声,我从符袋里面夹出一张清风符,念着清风咒道:天清地灵,四方清明,驱鬼辟邪,散阴除煞,急急如律令!

打出了清风符,眼前的灰色水汽化开了一些,我看到山闹儿的鞋子怎么变了,就连裤子似乎颜色也不一样了,难道我记错了?

山闹儿对着迷魂凼显然比我熟悉,此刻鬼气弥漫,我也没闲工夫修理他,等出去在和他算老账!我如是想着,山闹儿突然一挥手说:停!

这小伢子,自从进了迷魂凼疑神疑鬼,我心说你让我停我就停,那不是也太没面子了!好歹我也是巫医,会巫道会医术,比你山闹儿强百倍!

我自顾自往前走着,突然脚下一软,低头一看,他先人个板板,这是什么鬼玩意儿,真是太吓人了!

山闹儿一蹲身看着地上的东西,我弯腰一看差点儿吐了出来,全是内脏,大肠小肠缠绕着,别提有多恶心了。地上的草异常的短,草尖都是红色的,看来是吸收了不少血液,难道这就是迷魂凼里三千里沙河?

我心里叫苦,稳了稳神,自我安慰说:莫怕,莫怕……

突然,山闹儿人不见了,我大骇,难不成这眨眼功夫,山闹儿已经被沙河里面的恶鬼吃掉了?我回头一看,山闹儿蹲在草丛里,屁股扭来扭曲。奶奶的,也不看这是什么地方,发什么骚!

我照着他的屁股踹去,本以为能一脚把他整个狗吃屎,没想到山闹儿向鬼魅般地躲开了,把我着实摔得不轻。山闹儿冷冷地看着我,一双清澈的眼睛很是明亮,让我不由得发毛。

“你知道我是谁吗?”山闹儿突然整出这么一句,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我!

上一篇:第三章 草头姥姥 下一篇:第五章 西域来客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