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黑影转过了身,是一个丑陋的老阿婆,鹰鼻红眼兔子嘴,脸像晒干了的橘子皮,我差点儿被吓得跌倒在地,

“咯咯咯,俺叫草头姥姥,你这孩子看着真乖巧,俺们有缘哩!你就留下了陪俺吧!”草头姥姥头发果然像稻草,不过声音真好听,像十七八的大姑娘似的。

看着那丑样我心里大骂,孙子才和你有缘呢!反正老子怎么也不能答应!

“姥姥,你就放了我吧!我阿爸还等我回家呢!”我假装可怜,先来软的,如果她不开眼,也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不管你是草头姥姥还是狗头姥姥,我的灵符可不认人。

“放了你,凭什么呀?到嘴的肉,俺怎么能轻易丢掉!”草头姥姥咯咯怪笑,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粒子。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这草头姥姥不知道什么来历,好像不是什么鬼邪。我既没有阴阳眼,也没有天眼,怎么可能看到不干净的?唯一的判断她可能是什么妖物!

草头姥姥也不和我寒暄,她走进来坐到了土炕上,笑着说:春宵一刻值千金,来呀!

我一阵恶心,看来眼前的这东西,不是我能应付的了的,我心里叹息:阿爸啊阿爸!你老是不肯教我巫道,整天背诵那清心咒,现在倒好,你儿子就要被人吃了!

有了!我心生一计,看来只有搬出阿爸了!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那大巫医滕天明的儿子,你动我一根毫毛,我阿爸不剥了你的皮!”我话说的硬气,试图镇住这草头姥姥。

草头姥姥听到阿爸的名字,嘴角抽搐了一下,但随即又咯咯怪笑。

“咯咯咯,滕天明不可能有儿子,他从未结婚,你小子倒是继续编啊!”我背心发凉,她竟然这么了解阿爸,看来这草头姥姥来头还不小啊!

小木屋的窗户被风吹的嗒嗒乱响,屋子里更是冷气袭人,黑八对着草头姥姥一阵狂吠,我的心扑通扑通都快跳出来了。

草头姥姥脸色一变,突然一挥袖子,一团黑气向我涌来。

我不敢托大,急忙从符袋里抽出一张黄符祭出,嘴里立即念起了驱鬼咒:天清地灵,四方神灵,天兵降世,驱鬼除灾,急急如律令!

突然眼前的黑气被阻挡了一下,两点红光在黑气中飞舞着。

黑气被打的退了回去,草头姥姥一下站了起来,脸色苍白的说,你真是滕天明的儿子?

我得意的说,那还有假,再不跪地求饶,我打得你魂飞魄散。

话一说出口,我就后悔了,话说的太满反而不好。

只见草头姥姥笑的直不起腰,她咯咯地说:就凭你这两个小崽子,能把俺打的魂飞魄散?

我一看,请来的那两个天兵真是太小了,竟然在地上乱爬。巫道之中,根基越稳,道法越深,请出的天兵也就越厉害。那些厉害的巫医,就是不用符箓,也能请来天兵。

奶奶的!真是太背了,这可如何是好?我只会几个简单的咒语,这草头姥姥真是太贼了!

草头姥姥见我使出了符箓,可能也晓得我是大巫医的儿子,她随即换了口气说:“既然你是巫医,那么只要你帮俺一个忙,俺就放了你!”

我听到有戏,急忙问什么忙?草头姥姥说救一个老友!

既然是治病救人,我也没什么好推辞的,巫医就是救死扶伤吗!命还在人家手里捏着呢!索性答应下来,先保命再说!

草头姥姥带着我进了红柳林,绕来绕去的感觉那里不对劲!我忽然意识到糟糕,我这是被带到了后山禁地,一看九阴潭那绿汪汪的水,浑身打了一个激灵。

我们绕过了九阴潭,钻进了蕨麻林,一人高的蕨麻看不到尽头,深一脚浅一脚我被带到了山洞口。

我扯着脖子一看,那洞里黑咕隆咚的,往外吹着阴气,不由的害怕。有草头姥姥在,应当不会有什么事!

岩洞不是很深,里面有一堆灰烬,而且在冒烟。看到黑暗处一双绿油油的眼睛眨巴着,我赶紧躲在了草头姥姥的身后。

草头姥姥一把我把揪了出来,说:你躲什么躲,他又不会吃了你!

我往黑暗处看了看,原来那里蜷缩着一个人,这人的眼睛也太骇人了。草头姥姥不停地逼着我过去,为了活命,我蹑着步子慢慢往过挪,冷不丁的被草头姥姥踹了一脚,一跟斗栽了过去。

“小兔伢子,磨磨蹭蹭,再不救人老娘阉了你,俺儿子死了,你也别想活!”草头姥姥眼睛射出了寒光,我不敢耽搁,急忙望诊号脉。

他由于遮着脸,看不到面色,我分别看了他的指甲、指纹、掌面,以及耳壳、头发、鬓角,发现此人没有什么病,难道这草头姥姥故意刁难我?

我又号脉,三关脉、上马脉、下马脉、指间脉、肘脉、五指脉均正常。当触到昆仑脉的时候,我浑身发凉,冷气直透心底,看来这人是中了什么邪物了。

俗话说,昆仑乱,魔障生。他体内的东西,非常厉害,一旦爆发出来,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乌漆墨黑的洞窟非常阴冷,让人喘不过气来,我偷眼看了一下草头姥姥,这一看才发现他的眼睛闪着金光,身上覆盖着一层绿毛,我吓得差点儿就趴下了。

终于问诊完毕,我被惊出一身冷汗,不知道怎么和草头姥姥说。这魔障我可解不了,说了实话,草头姥姥会不会翻脸呢?

反正老子不能死,他这鬼儿子死了活该,活着也是个祸害。我对草头姥姥说:没事,这是他阴火过盛,阳气不足,典型的肾亏……咳咳,典型的阴虚!

草头姥姥一愣,说:阴火过旺咋还能阴虚?你不会在骗俺吧?

我急忙解释说,这你就不懂了,肝藏魂,后天为游魂,先天为仁,空於喜,则魂定,东方青木之木气朝元。所谓阴虚,说道的就是物极必反,阴阳二气互相纠缠,五行动摇煞气侵体,外加洞窟阴寒,阴气过盛而导致气血亏损……

我心乱如麻,乱侃一番,只要能忽悠住草头姥姥就行了,此地实在是不宜久啊!

最后,我开了一个方子,让她到山里找灵芝三株、人参一棵、黄精五条等等。这是虎狼猛药,吃了虽然不会中毒而亡,却会让他流鼻血难受三个月。

这草头姥姥倒是没有怀疑,我正在得意是不是能走了!

草头姥姥突然咯咯坏笑说:既然俺请你来了,就没想着放你回去,今天就拿你开荤了……

你个天杀的老狗,果然是老奸巨猾,这时地上的那人咳嗽了几下说:阿妈,放他走吧!你不能再杀生了,我这病,都是欠了阴债的结果……

草头姥姥冷哼一声说:什么阴债阳债,你和你那老子一样,就知道可怜这些两脚畜生,修道,修道,修道,修道到底有什么好!

地上的男子没有说话,草头姥姥突然转过来对我喊道:给俺滚……

他娘的,真是一个恶毒的狼太婆,孙子才不想走呢!我一溜烟跑出来洞,生怕草头姥姥反悔追来。

不敢从后山禁地直接出去,我牵着黑八一路小跑,原路返回红柳林,喘了一口气,往红柳塘方向跑去。

山闹儿这小子在鱼塘边东张西望,我冲出去揪着一顿拳打脚踢,骂道:奶奶个熊,你个孙子真是不讲义气,竟然一个人溜号了。

山闹儿哎呦哎呦叫着,嘴里求饶说别打,别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我又训斥了一番,这小子倒是乖了,嬉皮笑脸的说:木屋里是不是有鬼?

我定了定神,将山闹儿劈头盖脸又是一阵乱打,不屑地说:你小子就是老鼠养的,胆子比米粒还小,哪有什么鬼?就算有鬼,你滕哥是什么人?大巫医!巫医懂吗?我一张灵符,就能打的阴鬼魂飞魄散!

山闹儿被我说的一愣一愣,一脸崇拜地说:真的假的呐?

我知道,言多必失,强自镇定,在他脑瓜子上弹了一个爆栗,鄙视地说:那是珍珠打在砧板上,真的不能再真!

我东拉西扯,添油加醋告诉他,怎么怎么遇到草头姥姥,如何如何被她捉进洞里,然后我一下祭出符箓,将草头姥姥打得魂飞魄散。

山闹儿瞪着眼睛,嘴张得能塞一个苹果,他咽了一下口水说:我的妈呀!这么说,你连妖怪都能打死咧?

我害怕说多了坏事,训斥他不该打听的不要打听,不该知道的不能知道。然后语重心长告诉他,知道多了会惹祸上身!

山闹儿点点头说:明白咧,明白咧,这叫天机不可泄露撒!

我被他这语气搞得一声鸡皮疙瘩,夸奖他悟性很高,以后可以给我当端茶送水的童子了,表现的好,还可以让他成为我的挂名弟子。

听到我这么说,山闹儿感动的快哭了,就差磕头跪拜。说他祖上十八代都是山民,没出过一个大官,如果他能成为巫医,也算是出人头地,光宗耀祖了。

我被他搞得哭笑不得,装模作样地说:我看你骨骼奇葩,外加有几分慧根,只要你好好表现,这个也不是没可能!

山闹儿比我小两岁,被我忽悠了团团转,嬉闹一番,突然听到啪啪的响声。

我心里一惊,心没蹦出来,人已经嘣起来了,大喊一声:妖怪来了!

山闹儿急忙问:哪里呢!哪里呢!

我仔细一听,那声音不是脚步声,回头一看钓竿震动着,原来是有鱼虾咬钩了!我深吸一口气,对山闹儿说:没妖怪,我在考验你呢!

这小子好像不信,我生怕他说出去坏我名头,刚刚说自己怎么怎么斩妖除魔,竟然被一条鱼差点儿吓尿了,这多丢人啊!我急忙叮嘱他,今日之事,千万不可说出去,不然你我师徒缘分就尽了。

听到师徒缘分云云,山闹儿急了,这可关乎他十八代人事情,急忙保证打死也不会说出去!

看到他发誓赌咒,我急忙挥挥手说:得了得了,赶紧把虾提上来吧!

山闹儿呲牙咧嘴的扯着钓钩,竹竿都弯的不成样子了,我骂他一声蠢蛋,连一只虾都拉不上来。只见他哭丧着脸无辜地说:这他妈的,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难道钓上龙王爷了不成?

我也懒得理他,一把抓着钓钩,这一下,我才饶识到钓上了不同寻常的东西!

塘子里的水不深,不可能有什么大鱼大虾啊?但是钓钩的那头,起码也有二十斤重。

我怕扯断鱼线,也不敢生拉硬拽,一放一收循序渐进,那头突然松了一下,他娘的不会是逃了吧!

就在我踟蹰的瞬间,那头突然一股巨力,山闹儿一个不提防就摔进了泥塘,黄泥飞溅搞了我一身。

我急忙收杆子,那头轻了不少,我弹弄着拉钓竿,只见水面上闪着两点金光。我心里犯嘀咕,这他娘的什么东西,鱼虾也没有闪金光的啊!

我一甩钓竿,只见钓钩上除了水草外,还有一团绿毛铮铮的东西。

山闹儿这小子眼贼尖贼尖的,大叫着:我的个乖乖咧!这是钓到金鳖哩!不得了了,不得了了……

上一篇:第二章 木屋有鬼 下一篇:第四章 迷魂凼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