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麻石寨是麻栗山脚下的一个大寨,各种人都有,可谓是三教九流鱼龙混杂。

在整个青山界,麻石寨是最繁荣的地方,贩盐、卖酒、布匹、粮食等常用物,都是在麻石寨进行交易。

我一口气跑了三里路,弯着腰喘着粗气。回头一瞅,山闹儿那孙子骑着骡子,在我的屁股后面悠悠的走着,还哼着小曲儿。

山闹儿你个狗崽子,给老子赶紧的!我骂了几句,山闹儿用柳条抽着骡子赶了上来。我教训了他说:山闹儿你太不仗义了,赶紧下来!

山闹儿咧嘴一笑翻身跳了下来,刚要开口,我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缰绳,跳上骡子挥起绳头抽着骡子臀部。

骡子嗷哧嗷哧怪叫着向前跑去,山闹儿撵着我一路狂奔,嘴里还骂个不停。到麻石寨的时候,只见他灰头土脸很是可笑。

“玉泉你个天杀的崽子,我的脚上都起泡咧……”没等他说完,我急忙问耍猴戏的在哪里?见山闹儿撇着嘴,我急忙说:赶紧点,说了明天我带你去红柳塘钓虾。

山闹儿一听钓虾乐了,咧嘴笑着说,就在老爷庙旁边的晒谷场里。

我把缰绳抛给了他,拔腿往老爷庙跑去,山闹儿在后面骂骂咧咧的。

老爷庙门前的大鼎香烟袅袅,我听到晒谷场那天有叫好声,快步赶了过去。

晒谷场人围得里三层为三层,叫好声不断,年轻的小崽子们打着口哨,不断的呐喊吆喝。

“好,再来一个,再来一个……”我心里疑惑,来一个什么幌子?

我挤进了人群,看到场地中间一个刀疤脸,手里牵着十多根绳子,十多只猴子做着各种姿势,而灰灰就在其中。

刀疤脸旁边站着一个八九岁的孩子,孩子头上戴着黑纱斗笠,看不清面目。那孩子手里提着铜锣,敲锣的姿势相当僵硬,就像木偶似的,让我一阵好奇。

咣咣咣咣咣!

铜锣声响彻整个晒谷场,我看到灰灰的瞬间,灰灰也看到了我,吱吱叫着向我扑来。

我本能的走过去想抱住灰灰,那刀疤脸突然一拉手中的绳子,灰灰一下子被拽翻在地,嘴里呜呜哀鸣着。我一阵愤怒,刚想冲出去救灰灰,结果被一把手拉住了。

我一看是个小白脸的蓝袍道士,年纪不到二十,背上一把无鞘铁剑,看着有些道行。

这道士有一米八的个子,比我高出一个头,容貌俊逸白净,气质淡出红尘。他的手死死抓着我,一双清冷的目光盯着那刀疤脸。

我没好气的问你谁啊!到底要干嘛?蓝袍道士目光清冷,眼神淡然,一句话也不说,显得非常冷淡。

这时,山闹儿也赶来了,将骡子拴到了旁边的磨盘上。

山闹儿看见道士抓着我,以为我们发生了争执。这小子也是一根筋,不分黑白的抡起柳条就抽蓝袍道士,我刚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柳条破空声呜的一下飞来,只见蓝袍道士冷冷的看了一眼山闹儿,动也没动。

我心想坏了,这小子要破相了。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蓝袍道士袖子微微抖了一下,别人不清楚,我可是明白的很,这小子竟然祭出了一道符。

山闹儿一下被打飞了,我的手脖子被死死抓着,毫无还手之力,只好一闭眼,听到山闹儿闷哼一声!

我回头一看不好,那刀疤脸和十几只猴子不见了。我正在气恼,蓝袍道士一把抛开我的手,撂下一句:别找死!

不知道他是给我说,还是对山闹儿说,看到他大步离开了晒谷场,我急忙过去扶起了山闹儿。

山闹儿挨了一下,嘴角挂着血,我问他有没有事,只见他咧嘴一笑,拍拍胸脯大气地说:挠痒痒而已!

山闹儿呲牙咧嘴地说:那杀手是谁呐?

杀手?什么杀手?你是说那个小道上?

山闹儿揉着肩膀说,可不是么,那小白脸目光冷峻,满身的煞气,对我要下死手咧,不就是杀手吗?

我心里暗骂,谁知道那小白脸什么来头,管他杀手还是杀头,我来找灰灰,没想到碰到了这个小道上,与他无冤无仇,他干嘛阻止我,真是晦气。

不过,这蓝袍小道神秘内敛,对待人很是冷淡,看来是个狠角色,以后碰见得提防才是。

那刀疤脸突然消失,肯定是有原因的。我急忙打问了一下附近的山民,他告诉我,刀疤脸是跟着货郎麻进来的,就住在麻栗山里。

货郎麻就是麻叔,我和山闹儿到了鼓楼那边,看到货郎店开着,麻叔正在吆喝。

麻叔见到堆着我一脸笑,问我是不是要带书?我直接问他那耍猴人是谁,一下把货郎麻问的愣住了。他悄悄在我耳边说了几句,直接把我吓得魂飞魄散。

我又打问了耍猴人住处,就匆匆和山闹儿回了罗寨。

给山闹儿配了草药治伤,这小子死活说没事,只好作罢!我心里正烦着呢!山闹儿缠着我,说明天一定要去钓虾,我推脱不过只好答应。

夜里翻来覆去睡不着,原来这耍猴人不简单。

根据货郎麻的描述,他们进山时遇到了几个山贼,此人非常凶悍,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眨眼睛杀死了十多人。

而且更诡异的是,那人竟然用一块削尖的木牌,在尸体上插来插去,手里摇着铃铛,鲜血飞溅的场面,货郎麻吓得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多亏了那蓝袍小道,若不是他拉住了我,与那人交手,岂不是要丢掉小命。

一想灰灰还在那人手里,我心里就不好受,灰灰见到我的眼神,是要我救它。

难道当日,就是这个刀疤脸把它捉去了?这七八年,肯定是遭了不少罪,我一定要把它救出来。

第二天天一亮,我和山闹儿拿了钩子鱼篓,带了猎犬往红柳塘走去。

红柳塘是罗寨旁边的一个大鱼塘,四周生长着红柳,里面有不少鱼虾。

我们刚下了钩子,猎犬黑八就叫了起来。

黑八是纯种的苗疆下司犬,下司犬晓通人性,嗅觉灵敏,耐力及爆发里特别强,奔跑速度快。素有“虎头蛇腰肘子脚,红眼雪毛耳直立,剑毛空鼻行千里”的民谚。

去年,一伙兵痞进山,就捉走了十多只下司犬培养军犬,我抱着黑八藏在菜窖里才躲过一劫。

此刻,黑八对着红柳林叫,肯定附近有什么异物,难不成有野狼出山,或者其他什么妖邪?

我摸了摸身上的口袋,里面只有阿爸留下的几道灵符,还有一些针灸用具,对付普通的异物,肯定是足够了。对山闹儿知会了一声,这孙子以为有什么好玩的,愣是要跟着我进红柳林。

山闹儿搬了石头压好鱼竿,我给黑八嘴里塞了布,防止它乱叫。拍了一下它的背,黑八跐溜一下蹿入了红柳林。

我和山闹儿急忙跟了上去,撵着黑八在树林里跑。

黑八停了下来,嘴里呜咽着,我和山闹儿累的弯着腰,抬头看到红柳林了红柳林的木屋。

木屋是猎户进山或者出山的歇脚之地,这个月份农忙,肯定没人。但黑八对着木屋呜咽个不停,这让我感到一阵好奇。

见到黑洞洞的小木屋,山闹儿一下怂了,可能是当年被什么邪物惊吓,留下后遗症了。

我骂道:你个孙子,不让你来你非要来,害怕就闪人,赶紧滚回去钓虾得了。

山闹儿被我一激,挺着胸膛说:谁害怕啦!不就是有……有鬼么!

我心里暗暗叫苦,他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其实我心里也是没底,我怀疑那屋里可能有什么人。被他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是犯怵,但装作没事人似得,牵着黑八蹑步往木屋走去。

木屋的格子窗已经破烂不堪了,蜘蛛网上挂着几根稻草,看起来阴森森的。外加红柳遮天蔽日,显得更加吓人。

我透过窗户看了几眼,屋子里空荡荡,哪有一个人,但是黑八呜咽的更厉害了。

民间有俗语,猫笑牛嗷狗呜咽,柳槐竹林必有鬼。

想到这里我腿都打颤了,但是不能在山闹儿眼前露怯,不然肯定被这孙子取笑。

我大着胆推门走了进去,感到一阵阴风袭来,只听山闹儿大喊一声:这哇,有鬼啦!快跑哇!

我扭头一看山闹儿已经蹿了出去,没几下就不见了。

我稳了稳神,四下一看,哪有什么鬼?心里大骂山闹儿天杀的狗才,净是胡言乱语唬人。

这时,黑八像疯了似的,对着破门后面呜咽,一下甩掉了口中的布叫了起来。

我心里咯噔一下,暗说坏了,看来这里真的不干净啊!我刚想夺门逃走,突然门外闪出一个黑影背对着我,一下把我堵在了屋里。

上一篇:第一章 麻栗山的耍猴人 下一篇:第三章 草头姥姥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