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禁忌档案

作者:酒浸烟灰

  我心里莫名不安,连忙拉住二叔,大声说道:“二叔,你别听他的,我们赶紧回家吧。”
  “小羽,没事,反正我们都晚了,再晚点也没关系。”二叔看着我淡淡说。
  听二叔这样说,衬衫青年连忙笑着拉他向旁边走。
  我用力抓住二叔的手不放,心里一急,大声道:“二叔,你财迷心窍了?”
  这句话我刚说出口就后悔了,二叔现在是财迷心窍,但他拼命挣钱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我,我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果然,二叔听了我这句话后,面色一下沉了下来:“小羽,你读书多,可真会说话。”
  说罢重重一下甩开我的手。
  “二叔,我……”我心里一阵后悔,急切地想要辩解。
  二叔头也没回地跟着那个衬衫青年向旁边走去,声音淡淡传来:“小羽,你着急,就自己先回去吧,二叔自己会回去的。”
  从小到大,二叔很少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我知道他真生气了,心里一阵痛悔。我怎么可能放心二叔一个人去,不得不赶紧跟上前去。
  穿过院子里喧闹的人群,衬衫青年带着二叔径直往新房子的堂屋而去,我心里不安又着急,紧跟着二叔。很快,我看到了那新房子的堂屋,那堂屋用厚重的黑色布幔封住了大门,像是里面的东西见不得光,看起来很诡异。
  “叔,就在里面。”衬衫青年指着厚重的黑色布幔,笑着对二叔说。
  我觉得他的笑看起来有些诡异,心里更加不安,忍不住问:“这里面是什么?”
  衬衫青年微笑看着我,不无嘲讽地道:“你说这里面会是什么?呵呵,当然是装死人的棺材。”
  说着,衬衫青年不再多看我一眼,转而邀请二叔进入堂屋。二叔明显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脸色变得凝重,不过他并没有多犹豫,微微点头后,伸手掀开黑色布幔的一角。
  即便我站在二叔身后,在布幔被掀开的那一刻,还是明显感觉到一股寒气扑出来。从掀开的黑色布幔看进去,我看到堂屋里面烛火闪烁,簇拥着的中央位置,有一副大红棺材,仿佛染了血一般,红艳艳的刺眼。
  刹那间,我只觉得呼吸凝滞,睁大了眼睛,说不出话。
  二叔只是稍微停顿一下,便探头钻进了堂屋里。
  我下意识跟着要进入堂屋,却感觉好像有谁在后面牢牢拉住我,根本迈不开脚步。与之同时,那个衬衫青年也挡在我前面。大门上的布幔重新垂落下来,把我和二叔隔在堂屋内外。
  “小兄弟,”衬衫青年笑吟吟看着我说,“这里面,你可不方便进去,不然出了什么问题,我可负不起责。况且你进去,要是影响了你二叔施法怎么办?”
  我心里虽然不安,但也知道他说的是实话,我跟进去,的确没用。
  “去那边坐坐吧,不用太久的。”衬衫青年拍了拍我的肩,轻笑一声说。
  我不领情地冷哼一声,摔开他搭在我肩上的手,向屋檐下方的一张桌子走去。桌子旁有条凳,我坐了下来,目光只是紧盯着堂屋大门上的黑色布幔,对四周老老少少打量的目光毫不理会。
  我只希望二叔能够顺利完成超度。
  等了一会儿,二叔还没出来,我心里变得越来越不安,转眼看到旁边桌有个老者,不时瞄我一眼,好像有什么话要说。我心里一跳,连忙主动开口向那个老者询问这里的具体情况。
  那个老者坐到我旁边,正要开口跟我说话,忽听旁边一个母夜叉般的声音响起,喝止道:“胡老汉!”
  听到这个声音,老者像是被人抓到了命门一般,脸色一变,连忙站起身离开。
  我心里暗惊,看向那个发声的妇人,只见是一个腰大膀圆的胖女人,冷冷看了我一眼后,很快移开目光,看向别处。这时,我看到院子边缘的梨树下有一桌人看起来很特别。我转头看过去的时候,有一个板寸头男子正在看我,我们两个目光刚一接触,他便躲闪似地移开目光,假装和旁边穿皮衣的女子说笑起来。
  那一桌人穿着不凡,看着是从大城市里来的,其中有一个披猩红袈裟,颈戴大串佛珠的光头中年男子,像是和尚,颇为显眼。他低眉垂首,神情宁静,嘴唇翕动,一副打坐念经的样子。
  “这些人明显不是一般客人,他们来这里做什么?”我心里越发不安。

上一篇:第1章:一单怪生意 下一篇:第3章:种种反常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