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禁忌档案

作者:酒浸烟灰

  我叫聂羽,生长于黔北地区偏僻的贫困小山村中。
  我们家位于坝上一棵大槐树下,家里共有四人,我、小妹、二叔和二娘。
  准确来说,小妹、二叔、二娘是一家,而我其实是一个外来者,被抱养的孤儿。
  我出生地不详,长这么大,也不知父母是谁,唯一和我身份有关的,是我脖子上从小挂着的一个饰件玉葫芦。
  这个葫芦指头一般大小,通体黑黝黝,闪烁着莹润光泽,像某种玉石雕刻而成,上面刻着一些暗红色古怪符号,歪歪扭扭,也不知是什么。
  虽然我不是二叔二娘亲生的,但是他们对我却视同己出,甚至有些时候对我比对小妹还好。后来我才渐渐感觉到,他们对我的态度似乎隐隐透着某种客气。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不知所迷身世才让他们心里暗暗产生了一些想法。
  我一直认为伴随着我成长二十年来的玉葫芦是亲生父母抛弃我之时留下最后的物件,可是现在发觉我大错特错。
  这个夏天,我收到一所重点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全家人都为我感到高兴。尤其小妹,简直欢天喜地,走在外面的时候,俏脸都洋溢着自豪,见到亲戚朋友,总要大肆吹捧我将来会如何如何了不起,搞得我见到那些亲戚的时候,都不好意思了。
  不过,考上大学固然是喜事,但欢喜之余,我们却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问题,那就是我大学的学费,总共差不多一万块的开销,对于我们这种山村人家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
  于是,趁着这个夏天农闲的时候,二叔开始积极为我筹备大学学费。
  二叔在我们这里是一个小有名气的道师,远近村寨一旦有人死了,常常会来请他前去帮忙做法事。做几天法事,往往也能收入千把块。不过这种白事,并不经常有,为了多赚钱,二叔还会帮人捉鬼驱邪。
  那一天,二叔接到一个师兄电话,要去远处一个村寨做法事,我留在家里也没事,就陪着他一起去,顺便打打杂。到了那个大山里的村庄,法事按部就班进行,做得很顺利。三天后的下午,法事圆满结束,二叔和几个师兄分配了工钱后,各自告别。
  二叔带着我赶往山下,我们算好了时间可以赶上最后一趟班车。只要坐上班车,天黑我们就能到家,可以赶上吃二娘和小妹做的晚饭。我和二叔已经有三天没见二娘和小妹了,也很想她们,走得很快,预计能提前赶到山下公路边。
  然而,预想不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我和二叔走出那个村庄,刚刚翻过前面那道山坳时,忽然有一个面色黧黑的老者来到我们前面,一脸焦急的样子,好像有事。二叔询问之下,得知这个老者家里儿媳妇中邪了,急需道师驱邪。老者说他知道前面那个村庄有道师在做法事,原本打算去那个村里请道师,没想到遇到我和二叔,发现二叔一副道师穿着打扮,特意来拦路相邀。
  他所说的做法事的道师,其实就是我们。
  救人如救火,驱邪捉鬼也是道师本分,虽然我和二叔回家心切,但面对这样一个哀求的老人家,又能如何?
  二叔答应前往老者家里驱邪。
  在老者带领下,我们来到山坳左边老者的家。这里只有一户人家,屋子被团团栗子树围绕,在下午时分就显出几分阴气,我心里暗想这种地方不中邪才怪。二叔明显也看出不妥,皱起了眉头。
  进入老者家里,我们看到了老者的儿媳妇,她目光呆滞,脸色煞白,口角流涎,的确是中邪的样子。二叔虽然是半吊子道师,但要化解这种中邪,还是绰绰有余的。
  当下,二叔按部就班,开坛作法,为那个少妇驱邪。
  我觉得无聊,就走到了屋外。站在屋子左边的一块大岩石上,可以看到山下公路。眼见山下有车经过,我们要坐的班车也快来了,我心里着急,不住祈祷二叔尽快完成驱邪,别耽误班车。
  只是这次驱邪,还是比预想的时间晚了许多。
  驱邪结束后,二叔直接拒绝了老者家里的款待,带着我向山下飞奔而去。然而我们耽误的时间实在太多了,当我们刚跑到山腰时,那辆熟悉的班车从山下公路上驶过。我和二叔狂奔着,大声喊着……
  等我和二叔来到山下公路边时,那辆班车早已经消失无影。
  这是唯一的一趟班车,现在却错过了,我一脸沮丧郁闷,看着二叔道:“二叔,现在怎么办?”

上一篇:正文 完结 下一篇:第2章:噩梦开端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