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遗族

作者:耿朔

  吃着干煸豆角,一股火辣辣的感觉,从舌头延伸到了喉咙,戚文远辣的值吐舌头。戚文远根本就不能吃辣的,但是,又想吃辣的,无辣不香嘛。辣的他是在受不了了,就喝上一口杯子里的啤酒。等压下去辣劲之后,再接着去吃那让他又爱又恨的干煸豆角。
  关于送走笔仙的事,无论邱元化怎么问。戚文远就是不说。无奈之下,邱元化只好作罢。两个人的午饭很简单,就是一个干煸豆角,一个拌豆腐丝,主食就是米饭。
  这叔侄俩吃饭的时候,都喜欢吃上一点就。邱元化喜欢喝辛辣的白酒,他认为这样可以暖肚子。戚文远喜欢喝啤酒,几乎白酒从来不沾。戚文远和啤酒,和一般人也不一样。他喝啤酒的时候,不管春夏秋冬,一年四季都喝冰镇的啤酒。如果给他一瓶常温的,他连一瓶都喝不完。
  这叔侄俩是在楼上吃饭的,楼下的门大开着。正当他们吃的不亦乐乎的时候,突然听到楼下有人喊道:“邱大师在吗?”
  “在呢!”
  邱元化一听来客人了,应了一声,饭也不吃了,放下饭碗快步下楼了。
  戚文远看到邱叔下楼了,他三两口扒完碗中剩余的米饭,又端起桌上仅余的那半杯啤酒,仰头一饮而尽。戚文远放下酒杯,抽出一张餐巾纸,抹了一下油腻的嘴唇,也匆匆下楼来了。
  到了楼下,戚文远看到有两个人正坐在桌子的对面。这两个人戚文远也见过,就是前几天被人用犁头符暗算的人少年陈玉龙,和他的老爸。
  陈先生看到戚文远走了过来,友好地向戚文远点了点头。很显然,他现在还感激戚文远前几天把他儿子解除那个可恶的犁头符。
  戚文远微笑着向陈先生点了点头,算是礼貌的回礼。他走到邱元化的跟前,扯过旁边的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文远,你来的正好,看看这次陈先生儿子又遇到什么麻烦了?”
  戚文远挺听了邱元化的话,好奇地问道:“又发生什么事了啊?”
  “哎!”陈先生沉沉地叹了一口气,向戚文远道出了一件今天上午发生的怪事。
  原来,陈先生的儿子陈玉龙,因为戚文远刚刚替他拔除了犁头符。他前几天受到的伤害身体还没有恢复,就像学校里请了几天假。今天上午的时候,他的女友偷偷地从学校里溜出来看他。
  陈玉龙的女友谢兰和他是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级同学,他们现在都上大一。两个人在高中夫人时候,就在一所学校里恋爱了。高考的时候,他们相约考了同一所大学,说来也巧了,他们不仅全都考上了大学,而且还被分配到了同一个班级里。这下可好,这对小情侣更是如胶似漆,不知羡煞多少旁人。
  然而,就在上午发生了一件让他们陈家一家人,包括这个未来的媳妇,都是心有余悸的一件事。就在上午的时候,一对小情/人正在房间里亲亲我我,嬉戏打闹。当然,并没有做出那些“白日宣淫”的事来。
  两个小年轻正在床上打闹,玩的不亦乐乎。忽然,谢兰瞪大了双眼,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她手指着陈玉龙胸口的方向,惊恐地叫道:“玉龙,你的胸口怎么冒烟啦?”
  陈玉龙听了谢兰的话,低头一看,顿时脸色也变了。他看到一缕一缕的黑烟,从脖子上面的衣服领口冒了出来。伴随着黑烟的,还有一股烧焦的味道。
  陈玉龙急忙脱下了外衣,这才发现,黑烟原来是从他随身携带的这个红色锦囊里冒出来的。这个锦囊里面,放的就是戚文远给他的保命护身符。
  陈玉龙爸妈按照戚文远的嘱咐,做了一个锦囊,把那张符咒放在了里面,让儿子贴身带好。现在,这个锦囊里面冒出一股黑烟,他的心里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陈玉龙慌慌张张地打开锦囊,只见里面戚文远大师送他的那张符咒,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烧成了灰烬。甚至连锦囊里面的一层布,也被烧出了一个窟窿。现在,虽然没有火星了。但是,仍有余烟,从锦囊里袅袅升起。
  陈玉龙看到这种情形,有些不知所措,他的女朋友谢兰也傻了眼了,不知道如何是好。陈玉龙慌忙走到门外,冲着正在看报纸的陈先生大叫一声:“爸,你快过来!”
  陈先生听到儿子的叫声,看到儿子手里拿着那个锦囊,正在向外冒着黑烟。他的心里咯噔一声,几步走到陈玉龙跟前,焦急地问道:“儿子,怎么会这样?”

上一篇:第033章 强吻 下一篇:第035章 诅咒反噬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