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王传人在都市

作者:欧阳逍遥

  
  或许,她们是被自己的帅气所征服了吧!最起码萧尧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由于今天没有去挤公交,萧尧到得比较早,华姝韵还没有到,但是秘书罗瑶已经到了,萧尧正准备进去跟她打个招呼,发现罗瑶的办公室竟然传来哭泣的声音。
  萧尧悄悄的弹出脑袋一看,只见罗瑶正趴在办公桌上哭泣,听声音,好像还哭得停伤心的,萧尧作为一名合格的医生,救死扶伤是自己的使命和职责。
  同样挽救一名伤心的女子走出心结依旧是义不容辞。
  萧尧轻脚轻手的走进罗瑶的办公室,不知为何,当听到一个女人如此伤心,如此悲痛和绝望的哭泣声的时候,萧尧感觉自己的心里有一些莫名的疼痛。
  “瑶姐,你怎么了?”萧尧轻声问道。
  “啊……”罗瑶被身边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吓一跳,顿时一声尖叫,可是她抬起头发现是萧尧之后,顿时刚、放下心来。
  “没,没什么!”罗瑶一边掩饰自己的情绪,一边抽出纸巾擦拭脸上的泪痕,可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掩饰心中的那种伤心和悲痛。
  而当她抬起头的时候,萧尧发现她的脸上有四道紫红的指痕,很显然,那是一个男人一巴掌扇下去的结果。之所以说是男人,那是因为普通女人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力量。
  “瑶姐,你的脸这么了?”萧尧惊讶的问道,难道说罗瑶被人给欺负了,还扇了耳光,所以才会这么伤心。
  可是她是华创集团的总裁秘书,集团内部谁敢对她无力?难道是外面的人或者她的家人?
  “没事,我昨天下班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罗瑶连忙捂着脸解释道。
  “瑶姐,你别狡辩了,这明显是人家打的!是谁告诉我,我帮你出气!”萧尧摆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说道。
  “呜呜……”谁知道萧尧这句话一出口,罗瑶就像是被打开了悲伤之门,顿时哭得更加伤心了。
  更出乎萧尧意料之外的是,罗瑶竟然转过身保住萧尧的腰部,放声大哭起来。萧尧顿时搞得莫名其妙,怎么回事?自己只不过是说了一句话而已,她怎么会更加伤心?
  “瑶姐,告诉我,是谁欺负你了!”萧尧试着去抚摸罗燕头上的秀发,电影里面不都是这样的么?
  萧尧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的感受一个成熟/女人身上的气息,而且对方此时还保住自己的腰,整张脸正好埋在了自己的小腹下面。
  更要命的是,萧尧感觉自己的霸王枪正在慢慢的苏醒,看到对方这样的姿势,萧尧的脑海之中鬼使神差的出现一副自己都不敢想象的画面。
  “他打我!”罗瑶哽咽着说道。
  “他是谁?”萧尧开口问道,虽然罗瑶算不上绝色,但是也算得上一名美女,而且她的身上还充满了成熟/女人的味道,那对于男人来说更具有诱/惑力。
  可是面对这样的一个女人,谁会下得了手?而且看她脸上的伤痕,这一巴掌可扇得不轻,以至于她整个左边脸都肿了起来。
  “我前夫!”罗瑶哽咽着说道。
  “什么!他为什么打你?”萧尧顿时一怒,一个男人除非自己的女人做出原则上的事情,否则都不能动手打人,这是作为一个男人最起码的原则。
  萧尧在华创集团除了罗瑶跟华姝韵之外,很少与其他人接触,所以,并不知道罗瑶已经结婚了,而且还离婚了,现在听到说是她的前夫打了她,萧尧感觉自己的怒火瞬间被点燃。
  “好了,别哭了,让我看看你的脸!”萧尧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
  自己已经在努力的克制情绪了,要是你再不分开的话,我家二弟苏醒了,你可得负全责……
  罗瑶点了点头,然后擦干脸上的泪痕,萧尧看着这四道指痕,心里的愤怒再一次攀升到了极点,这样的男人就因该给他点教训,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一个男人,而是人渣。
  萧尧进入华创,罗瑶给他的帮助可不少,他心里一直将对方当成大姐姐。
  “我帮你扎几针,很快就会好的!”萧尧说完从口袋里取出自己的针盒,由于这段时间要帮白玲珑治疗,他索性就直接将银针给随身携带在身旁,反正这个东西收起来之后也没多大。
  罗瑶没有去追问萧尧怎么会针灸,但是她却轻轻的点了点头,随笔闭上了眼睛,萧尧取出几根银针轻轻的扎了下去,随后轻轻的转动针尾,一分钟不到便将银针拔出。

上一篇:第027章 至阳之体 下一篇:第029章 上梁不正下梁歪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